第115章 奴隶营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见陆阳好像瞧得很欢喜的样子,云幽嘴撇,登时心生一计,眼前大亮。

    拿起素手,在陆阳诧异和不解的眼神中,狠狠往旗袍女子的右臀上,拍了一巴掌。

    “啊”

    一声妩媚的轻吟从旗袍女子口中传出,叫得那是勾魂夺魄,连云幽自己听了,身子都是微微一颤。

    停下脚步,旗袍女子侧头幽怨地瞧了陆阳一眼,伸手揉着被重伤的臀部,道:“先生,您下手太狠了,下次轻点。”

    下次,还想有下次?云幽听了腹诽,暗骂不要脸。

    “呵呵,不好意思,刚才手抖了。”陆阳讪讪一笑,狠狠盯了一眼云幽后,歉意道。

    “没关系,您是客人,怎么样都行,我不会介意的。”旗袍女子媚笑着,下意识忽略了丑陋面貌的云幽,毫不掩抑自己眼中的火热之意,诱惑着陆阳。

    她心里清楚,一般来这里买奴隶的人,都是有钱人,而且这位还知道贵宾通道,肯定不会在乎几点元晶,若是能眼前器宇轩昂的男人发生一些关系,不仅是人生一大秒事,也能收获元晶,何乐而不为?

    反正已经堕落了,还在乎脸面?对不起,没有这个说法!

    听了旗袍女子的挑逗,饶是陆阳脸皮厚,但也稍稍脸红,一时间哑然着没说话,旗袍女子见状,嫣然一笑,对他投去一个挑逗的眼神后,继续往前走去。

    一路走过两个走廊,路过三个巷子,穿过两道人脸识别门后,陆阳和云幽随着旗袍女子来到了一处营房外。

    营房占地非常广阔,这里,正是关押奴隶的地方,被称作奴隶营。

    经过一扇电子门,进入到厂房内部,旗袍女子带着陆阳两人来到了一处装潢普通的招待室,随后泡上两杯饮料,便走了出去。

    陆阳端起饮料喝了一口,感觉味道有点怪怪的,喝了之后他又吐了出来。

    砸吧着嘴,自语道:“有股不正常的酸味!”

    不久后,旗袍女子领着一位四十岁左右,脸上布满横肉,身形有些壮硕的矮胖子,进入到招待室中。

    一进门,胖子便热情四溢上前来,伸出肥嘟嘟的手道:“这位先生,我是奴隶处的负责人,你可以称呼我为黄经理,不知你贵姓?”

    说话间,他对着旗袍女子使了使眼神,后者欠身一笑,接着退了出去。

    “我姓陆,黄经理你好。”陆阳上前与黄经理握了握手。

    松手后,黄经理看着陆阳微笑道:“刚才听小优说陆先生你要购买三十个奴隶,不知道是想要购买哪种层次的?”

    陆阳道:“我的要求不高,只要正常人体质的就行了!”

    陆阳这么一说,黄经理有些失望,如果是三十个上等奴隶,那该多好?

    不过说实在的,目前青衣帮的奴隶营,还真没有三十个上等级别的奴隶,大都是下等奴隶,体质很差,中等的奴隶也只占少数。

    “成,那就先跟我一起去办理手续,手续完了之后,我亲自带你去挑选奴隶。”

    “可以!”

    为了管理轻松和有序,青衣帮把整个大营房,给划分成了多个区域,这才导致数万奴隶,可以在一个地方生活,而不会发生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故。

    这时候,奴隶营里面的奴隶,都已经得到消息,即将会有一个老板来选择奴隶。

    大多数人得到消息,没什么表示,惨淡的脸色没有一点变化,依旧还是那么得悲戚和绝望。

    只有少数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奴隶,才鲜有地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兮儿,快点起来,马上有人来选取奴隶了,你要努力被选上,打起精神来。”

    奴隶营的一间下等营房中,里面环境脏乱潮湿,九成九女奴隶一个个面如死灰,有的靠着墙壁,歪着脑袋,眼神涣散,有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犹如死尸,有的坐着,抬头往着铁窗外的阴霾,不时眨着眼睛。

    唯独只有一个衣衫破旧,灰色的头发盖住了面庞,骨瘦嶙峋,且一身脏臭的女奴隶,眼中闪着精光,走到一个身材娇小的瘦弱女孩面前,摇着嘴唇发白,快要死了一般的女孩,耐心说道。

    两息后,传来女孩虚弱的声音,“妈妈,我不想出去,出去会死得更快的。”

    女孩看起来并不大,约莫十二三岁的年龄,她挣扎着身子终于坐了起来,耷拉的眼睑,昭示着她的身子极其虚弱,似乎下一秒都有可能彻底闭眼。

    被称作母亲的女奴隶,轻轻捏住女孩的肩膀,沉声道:“兮儿,你要记住,出去才有出头之日,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妈妈快不行了,保护不了你了,所以无论如何,你要抓住今天的机会,一定要出去!”

    “要出去我们一起出去,不然,我们都不要出去。”女孩很倔强的道,伸手抱上了女奴隶的脖子,小声道:“而且,也没人会看上我们的。”

    女奴隶怜爱地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坚决,道:“傻孩子,会有人看上的。”

    营房中,其余女奴隶听着她们两母女的对话,虽然嘴上没力气说话了,但心里还是暗笑。

    她们自己也清楚,身位下等奴隶,已经是将死之人,除了变态的奴隶主,没人会傻到看上她们。一旦被选中,那就会成为青衣帮的交易品,他们这种情况,最后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虽然苟延残喘的活着,不如死了好,但当死亡就在眼前的时候,谁又有绝对的勇气去直面呢?

    所谓的办理手续,便是签合同交钱,青衣帮的规矩属于那种先交钱后拿货的流程,三十个中等奴,共计九百元晶。

    签了一份合同,陆阳装模作样地从云幽的背包里摸出九百元晶,交易就算正式生效了。

    “陆先生,请跟我来,我亲自带两位去挑选奴隶,中等质量的,只要你能看上,都可以直接提走。不过”黄经理拿到元晶之后笑得和菊花一样灿烂,但他似乎有什么话要说,说到一半,却又止了下来。

    “不过什么?”陆阳皱眉问。

    “没什么,没什么。”黄经理讪然一笑,“好了,请跟我来吧。”

    话音落下,黄经理迈步往屋外走去,陆阳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长官,我总觉得这人有些不对劲。”云幽低声在陆阳耳边道。

    陆阳摇头一笑:“你想多了,商人只是见利而已,顶多是元晶上的东西,不用害怕。”

    “我不是害怕,我是担心你的安危。”见陆阳不以为然,云幽忍不住提醒。

    “没事的,就算有事发生,不是还有你保护我吗?我相信你。”陆阳满不在乎道,适时还夸了云幽一句。

    “反正,我们得小心点。”陆阳的话让云幽听了心里一甜,不过向来在外谨慎的她,警惕心却并未因此降去,反而增加了不少。

    路上,来了一队穿着黑色防弹衣,带着头盔的一队青衣帮成员,共有五人,他们每个人体质都在2点以上,人手抱着一把未知型号的步枪,威严赫赫。

    不过再怎么有排场,也吓不到陆阳和云幽,这五个人,云幽反掌之间便能解决。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性可言,有的,只是利益和生存。 此前,在避难所里面,赵志同也见识过不少道德沦丧的事情,为了生存,人吃人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不打紧。”陆阳摆手,转移话题道:“对了,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是一名生物学领域的教授,主要从事的工作是什么,给我讲讲。” 说话间,陆阳通知一号,让他吩咐纳米机器人携带一枚基地纳米芯片过来大本营。 陆阳的文化,使赵志同精神一震,暗道终于有自己展现的机会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抬头望了望明亮的电灯泡,回味道:“我曾经是生物学领域的泰山北斗,所涉及的范畴,主要在纳米分子技术和基因工程方面,我最瞩目的成就,就是研究出了利用纳米技术和基因工程,合成新的生命细胞,以科技延续人的寿命。” “我现在七十九岁了,但目前的生体机能一直维持在五十岁上下,如果灾难再推迟两年来临,我能利用自己的研究成果,把自己的身体机能调整到三十岁以内。” “除了寿命方面的突破,对于军事武器方面的课题,我也稍有涉及。” “其中外骨骼机甲技术,是我研究得最为透彻的一个领域,如果给我完善的研究设备和足够的资源,我能利用纳米分子技术,研究出一套完整的外骨骼机甲,可以大幅度提升长官您手下士兵的作战能力,以及生存能力。” “” 所谓外骨骼,是一种能够提供对生物柔软内部器官进行构型、建筑和保护的坚硬外部结构,这其中龙虾、螃蟹等节肢动物体表坚韧的几丁质的骨骼,便是外骨骼。 不过,赵志同所言的外骨骼机甲,却是一种比螃蟹之类的外骨骼,......

    下一章提要:...,陈设非常有格调的房间中,此时房中正有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在写画着什么,海哥进来后,他淡淡问了一句,“青衣帮得罪的是哪支势力啊,伤亡怎样?” 这男子正是共星集团的神秘首领,名叫方胜,来路不明! “首领,这次青衣帮那群杂碎,可算栽了一个大跟头。”海哥走上前来,神色振奋道。 “说说!”方胜闻言来了兴趣,微笑着看向海哥。 “就在不久前,我接到您的通知,让封锁城门,我照做了,刚好拦住一群准备出门的人……”海哥心情很不错,眉飞色舞地将自己所知娓娓道来。 听到半途,方胜面色一黑,一拍桌子,嘭的一声后,站立起来,“你说什么?他们在找一个女人?” 说着,他拿出一张照片,摆在海哥面前,“是不是照片上这女人?” 海哥尽力回忆,两秒后,笃定道:“虽然当时我没注意看,不过那群人当中,好像真有这个女人,她还带着一个小女孩,但首领,一个女人劳得上青衣帮这么较劲吗,而且这还是他们奴隶营中的奴隶,如果真要找,不早发现了?” 方胜眯着道:“这个消息我也是一个星期前刚刚得知的,这女人身上,有着一把完美世界公司在三桥实验室的钥匙,这把钥匙里面还有包含了许多特殊信息,最重要的是,里面记录了通往三桥实验室的具体道路,和详细的开启方法。” “嘶……不可能,三桥实验室的钥匙怎么会在一个女人手里”海哥一脸惊骇。 三桥实验室,是临川镇东面青衣江江面下的一个实验室,这个实验室是完美世界公司与共和盟共同开发的高级实验室,灾难前刚刚竣工,里面听说有着抗电......

    本章精要    见陆阳好像瞧得很欢喜的样子,云幽嘴撇,登时心生一计,眼前大亮。

        拿起素手,在陆阳诧异和不解的眼神中,狠狠往旗袍女子的右臀上,拍了一巴掌。

        “啊”

        一声妩媚的轻吟从旗袍女子口中传出,叫得那是勾魂夺魄,连云幽自己听了,身子都是微微一颤。

        停下脚步,旗袍女子侧头幽怨地瞧了陆阳一眼,伸手揉着被重伤的臀部,道:“先生,您下手太狠了,下次轻点。”

        下次,还想有下次?云幽听了腹诽,暗骂不要脸。

        “呵呵,不好意思,刚才手抖了。”陆阳讪讪一笑,狠狠盯了一眼云幽后,歉意道。

        “没关系,您是客人,怎么样都行,我不会介意的。”旗袍女子媚笑着,下意识忽略了丑陋面貌的云幽,毫不掩抑自己眼中的火热之意,诱惑着陆阳。

        她心里清楚,一般来这里买奴隶的人,都是有钱人,而且这位还知道贵宾通道,肯定不会在乎几点元晶,若是能眼前器宇轩昂的男人发生一些关系,不仅是人生一大秒事,也能收获元晶,何乐而不为?

        反正已经堕落了,还在乎脸面?对不起,没有这个说法!

        听了旗袍女子的挑逗,饶是陆阳脸皮厚,但也稍稍脸红,一时间哑然着没说话,旗袍女子见状,嫣然一笑,对他投去一个挑逗的眼神后,继续往前走去。

        一路走过两个走廊,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