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Chapter 11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因為那個吻,搞得胡然很晚才睡著,果不其然,今天一早根本就起不來。

    “讓我再睡一會。”

    陳雪雪正用力想把胡然的被子拉開,無奈,胡然裹的實在是太緊了,“你再不起來,教官過會會罵人的。”

    胡然沒有回答,何玥寧:“別管她,肯定是夢到帥哥了,才不想起來的。”

    胡然怒了:“何玥寧!你可不可以不要這么污。”

    相比于胡然的反應,何玥寧倒是很平靜,“我說什么了,我只是說你夢到帥哥了,又沒說其他的,誰知道是不是你想污了。”

    這句話噎的胡然說不出話來,只好認命:“嘚,我起來總行了吧!”

    “你的呼嚕終于不會打擾我們了。”

    “何玥寧,你是不是一天不損我一兩句就不舒服啊。”

    “那倒沒有,我只是想要感慨一下。”

    ……

    “胡然,行了吧,你跟何玥寧說話,是贏不過的,”隔壁宿舍的凌韻菲也幸災樂禍過來串門,“初中的時候,她可謂是一天不插人幾刀就不舒服的那種,害我以前坐在她附近,沒少挨過她的毒舌。”

    “承讓。”

    胡然不放棄,繼續跟她說:“為什么我聽到這句話,感覺你根本沒有承讓的意思呢?”

    何玥寧猛的拍了拍手,又把手放在胡然的肩膀上說:“你腦袋終于開竅了。”說完,就給宿舍的一群人留下了一個瀟灑的背影。

    過了一陣胡然才反應過來,不確信的指了指自己,“她的意思是說我以前的腦子很笨。”

    簡星她們完全是站著說話不嫌腰疼,異口同聲:“大概是這樣。”

    “哼,我要跟她絕交一天。”

    “要是何玥寧看見你‘哼’的這樣子,肯定會說,”簡星頓了頓,模仿何玥寧不冷不熱的聲音,“豬不會說話,只會用鼻子哼哼,就像某些女生動不動就‘哼’”

    簡星說完,自己也忍不住倒在床上大笑起來,更別說凌韻菲和陳雪雪了,也毫無形象的大笑起來。

    胡然還想繼續說,聽見操場上傳來口哨聲,一行人馬上收住笑,向操場跑去。

    “今天我們練習兩人三足,你們自己分組,”教官審視了他們一會又說,“你們班多出一個人,多出的那個跟我一組。”

    全班都很有默契的把胡然,冷陌林和另一個男生給落單,等到胡然轉身一看,只看見冷陌林和另一個男生在那里。沒辦法,胡然只好硬著頭皮上去問冷陌林:“我們倆可不可以一組?”

    胡然其實本來不想跟冷陌林一組,但看了看另一個男生,放棄了。那個男生是班上出名的咸豬手,總是喜歡占女生的便宜。

    胡然以為以冷陌林的性子肯定會頭也不回的走開,出乎他意料的是,冷陌林竟然點頭答應了。

    冷陌林離胡然很近,胡然可以清晰的聞到從冷陌林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

    這個香味很清新,胡然感覺自己的身體都放松了下來。

    除此之外,胡然也可以很清晰的聽到自己的心跳聲,由于冷陌林把他的手放在胡然的腰上,讓胡然的心跳更快了,臉也不經意紅了起來。

    冷陌林似乎感覺到什么,轉頭對胡然說,“你的臉怎么這么紅?”

    胡然連忙低下頭,有些吞吐的說:“走…走的有點快了。”

    胡然說的的確是實話,因為兩人身高的差距有點大,胡然根本跟不上冷陌林的步伐。

    說完后,胡然明顯感覺到冷陌林的腳步慢了下來,“這個速度可以嗎?”

    胡然“嗯”了聲,冷陌林少見她臉紅的樣子,輕生笑了笑。

    “你笑什么?”

    “沒什么。”

    “哦!”

    何玥寧和簡星在后面看得直搖頭,“這么明顯還看不出來,胡然的情商真是低。”

    何玥寧的語氣還是照樣的很平淡,“她一向如此。”

    “哎!”

    此時的胡然還在糾結那個問題,冷陌林到底在笑什么?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逍遥小书生 我的1979 牧神记 一念永恒 穿越之嫡女谋官 天网建筑师

    上一章提要:......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因為那個吻,搞得胡然很晚才睡著,果不其然,今天一早根本就起不來。

        “讓我再睡一會。”

        陳雪雪正用力想把胡然的被子拉開,無奈,胡然裹的實在是太緊了,“你再不起來,教官過會會罵人的。”

        胡然沒有回答,何玥寧:“別管她,肯定是夢到帥哥了,才不想起來的。”

        胡然怒了:“何玥寧!你可不可以不要這么污。”

        相比于胡然的反應,何玥寧倒是很平靜,“我說什么了,我只是說你夢到帥哥了,又沒說其他的,誰知道是不是你想污了。”

        這句話噎的胡然說不出話來,只好認命:“嘚,我起來總行了吧!”

        “你的呼嚕終于不會打擾我們了。”

        “何玥寧,你是不是一天不損我一兩句就不舒服啊。”

        “那倒沒有,我只是想要感慨一下。”

        ……

        “胡然,行了吧,你跟何玥寧說話,是贏不過的,”隔壁宿舍的凌韻菲也幸災樂禍過來串門,“初中的時候,她可謂是一天不插人幾刀就不舒服的那種,害我以前坐在她附近,沒少挨過她的毒舌。”

        “承讓。”

        胡然不放棄,繼續跟她說:“為什么我聽到這句話,感覺你根本沒有承讓的意思呢?”

        何玥寧猛的拍了拍手,又把手放在胡然的肩膀上說:“你腦袋終于開竅了。”說完,就給宿舍的一群人留下了一個瀟灑的背影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