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Chapter 12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哎喲!”胡然吃痛的叫了出來。

    胡然有點尷尬,一不小心就扭傷了腳,還把自己全身的重量壓在冷莫陌林的身上。害的胡然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沒事吧?”

    “應該沒什么事。”胡然試探著動了動腳,一陣陣痛從胡然的腳踝處襲來。

    “怎么回事?”

    胡然本想自己回答,一旁的冷陌林倒是先開口說;“她的腳扭傷了。”

    “那你作為她的搭檔扶她去醫務室吧!”教官說的倒是云淡風輕,可胡然并沒有那么淡定。

    電光火石之間,胡然又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件事,連不禁紅了起來。

    “走吧,搭檔。”冷陌林的這句話中,有明顯的調侃的意味,還特意把'搭檔'兩字給重讀了。胡然現在恨不得現在就在地上找一條縫鉆進去,可惜操場上一條縫也沒有。

    冷陌林把胡然的一只手臂放在自己的肩上,胡然剛碰上就下意識的想縮回去,卻未想到冷陌林把她手腕扣住,帶著一絲笑意說:“你手不這樣放在我這兒,我怎么把你帶到醫務室呢?”

    胡然聽出了一絲捉弄,“哼。”

    雖然哼的很小聲,可還是被冷陌林聽見了,“只有豬才喜歡哼哼。”

    胡然愣了一下,想起今早簡星模仿何玥寧說話的樣,腹排道,怎么和何玥寧說話一個德性呢!誒!不對,何玥寧說話向來是開玩笑,他這句話什么意思。

    胡然腦海里閃過一道光,哦----原來是變著相說自己像豬,你才向豬呢!還朝冷陌林做了幾個鬼臉。

    “八戒,這樣說你為師真的好嗎?”

    ......

    在后面的簡星何玥寧兩人有點驚訝,沒想到冷陌林會和胡然說這么多的話。

    簡星用手臂蹭了蹭何玥寧的手臂,“你有沒有發現他他們兩個人挺配的。”

    “是挺配的,你想把他倆湊一塊。”

    簡星打了個響指:“Bingo。”

    何玥寧打量著即將走遠的兩人,心想,也應該需要緣分。

    能不能終成眷屬,有時需要緣分,但有時也不需要,只要兩人互相相愛,克服波折就行了。

    要出操場時,碰巧碰上一班的凌韻菲。

    凌韻菲看見兩人勾肩搭背的樣子,心里的八卦之神呼之欲出。

    胡然見她眼睛發精光的樣子,想肯定是誤會了,“我腳扭傷了,他送我去醫務室。”

    “是我多想了,小姐,請。”凌韻菲做了一個請的動作,讓胡然哭笑不得。余光向冷陌林看去,發現他繃著一張臉,臉上似乎還寫上了“生人勿進”幾個字。

    等到冷陌林和胡然走后,凌韻菲的同學才過來詢問。

    “那個男生是誰啊!好帥啊!”

    “是啊!真的好帥,長得又高,比我們班男生強多了。”

    凌韻菲做了一個停的動作,等女生安靜下來才說:“為了滿足你們的需求,我就勉為其難透露一下,他們倆呢,是我的初中同學,13班的。”

    “13班!”有位女生驚訝了一下。

    “對!”凌韻菲指了指操場的一邊,“就在那邊。”

    女生們隨著凌韻菲指向的地方看去,過了一會才說:“有人說歷來的13班就是美貌與智慧的集結地,看來說的沒錯。”

    “沒想到他們班帥哥這么多,為什么我們就沒有這么好的待遇。”1班的男生再一次遭到嫌棄。

    “行了,走了。”

    盡管胡然走遠了,還可以依稀聽到女生八卦的聲音。

    冷陌林把胡然扶到床上,順便把胡然的鞋也脫下來,“是這里疼嗎?”

    胡然不知道冷陌林說的哪里,做起來向前看去,卻未料想到冷陌林突然把頭抬了起來。

    就這樣,四目相對,過了很久,直到一旁的醫生咳了幾聲,兩人才反應過來。

    好尷尬啊!胡然吐了吐舌頭。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逍遥小书生 我的1979 牧神记 一念永恒 穿越之嫡女谋官 天网建筑师

    上一章提要:......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哎喲!”胡然吃痛的叫了出來。

        胡然有點尷尬,一不小心就扭傷了腳,還把自己全身的重量壓在冷莫陌林的身上。害的胡然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沒事吧?”

        “應該沒什么事。”胡然試探著動了動腳,一陣陣痛從胡然的腳踝處襲來。

        “怎么回事?”

        胡然本想自己回答,一旁的冷陌林倒是先開口說;“她的腳扭傷了。”

        “那你作為她的搭檔扶她去醫務室吧!”教官說的倒是云淡風輕,可胡然并沒有那么淡定。

        電光火石之間,胡然又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件事,連不禁紅了起來。

        “走吧,搭檔。”冷陌林的這句話中,有明顯的調侃的意味,還特意把'搭檔'兩字給重讀了。胡然現在恨不得現在就在地上找一條縫鉆進去,可惜操場上一條縫也沒有。

        冷陌林把胡然的一只手臂放在自己的肩上,胡然剛碰上就下意識的想縮回去,卻未想到冷陌林把她手腕扣住,帶著一絲笑意說:“你手不這樣放在我這兒,我怎么把你帶到醫務室呢?”

        胡然聽出了一絲捉弄,“哼。”

        雖然哼的很小聲,可還是被冷陌林聽見了,“只有豬才喜歡哼哼。”

        胡然愣了一下,想起今早簡星模仿何玥寧說話的樣,腹排道,怎么和何玥寧說話一個德性呢!誒!不對,何玥寧說話向來是開玩笑,他這句話什么意思。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