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五十章 上古兽灵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眼前这一幕,的的确确让左风打从心底里感到了震惊,因为他从未曾想象过,光是这极品储晶内的一处空间中,便拥有数十万的上品炎晶。

    恐怕单单是拿出这些炎晶来,就足以配得上那句“富可敌国”之言了。毕竟单纯从价值来计算的话,不管是叶林、玄武、奉天和大草原,帝国上下全部物品价值的总和,也就差不多与这些上品炎晶相当。

    即便以左风的见多识广,在看清楚后,还是忍不住一阵的心神震荡。他到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幻空每一次说起古荒之地的宗门,与聊起其他几个帝国内的宗派时,那种淡淡的笑容究竟是何意思。

    这还只是方天阁的一名长老,他身上光一个空间中的物品,就有此等惊人的价值,整个宗门又会是怎样一种底蕴,左风只感觉自己的想象力实在有些匮乏。

    注意力并未过久的停留,左风的意识很快就来到了另外一处空间当中。当左风意识刚一进入这片空间中,那种沁人心脾的药香,就让左风的精神都为之一震。

    他在炼药方面有着很深的造诣,对于药材的了解,自然也远非普通人可比。光是闻到了那混杂着各种香气的药味,左风就知道此处的药材,都是极为珍贵且罕见的存在。

    随便从中挑拣出一棵,放在外界都必然是各个宗门势力所争抢的存在,尤其是在这空间当中,左风还发现了几株古药。

    对于外界的各方帝国来说,古药已经差不多是传说中的存在,甚至一部分炼药师,已经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古药的存在,可见古药是如何的稀有。

    可是如今在左风面前,这片如同玄武帝国药子赛选的广场大小的药圃中,各种药材过百种,药材的数量更是接近千株。

    尤其让左风感到惊讶的是,在这片种植药材的空间当中,不光灵气十分充裕,而且灵气本身还非常的精纯。虽然及不上一些宗派占据的洞天福地,可是相比之下也并不会差的太多。

    如果在这样的环境中修行,必然会比外界要快上几分,而且再加上这里的药材辅助,可不仅仅是培养个把强者,就算是建立一支势力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作为一名炼药师的左风,擦了擦嘴角边的口水,左风有些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眼下还不是清点药材的时候。虽然其中不少药材,左风已经想要炼制些什么,但是这却不是自己现在能够做的,起码是在身体内的伤患未曾解除前,没有任何考虑必要的事情。

    紧接着来到的一处储晶空间,左风第一时间就被各色流光所笼罩。虽然只是意识身处其中,可是左风仍然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一来是因为这里的光芒太过闪耀,而且彼此交相辉映间,让人无法分辨清楚眼前的一切。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这里的能量波动,以及释放的出来的气息,带给左风一种身处某种特殊空间中的感觉。

    这里不光寒热交替,同时还有着各种属性的能量彼此纠缠,同时还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左风也是在震惊过后,让自己尽量稳定心神之后,这才稍微搞明白,自己周围的环境为何会如此。

    整个巨大的空间之中,存放着的是各类矿石,因为其中大多数的矿石,左风都从未曾见到过,或者是只在一些古老典籍,和传闻中听说过一些,所以突然见到后,他才会觉得异常的陌生和难以接受。

    如果之前的药材,带给左风的是莫名的惊喜,那么现在这片空间中的各种矿石,带给左风的就是一种深深的震惊了。

    如果说最初那数十块上品炎晶,左风还能够估算出它们的价值。而后来看到的药材,以及眼前这些矿石,左风根本就无法判断其价值如何。

    如果任何势力,拥有了这样的一批药材和矿石,那么不论在任何帝国,都绝对有把握在数年之中,跃升为第一势力。

    在这片存放矿石的空间中,左风停留的时间更短一些。毕竟他对于炼器方面的研究,并不如炼药那么强大,所以这里的矿石,他恐怕短时间内也无法利用起来,所以连大致了解的必要都没有。

    这些是左风最先观察的三处空间,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三处空间很大,是方芸极品储晶内最大的三处空间。其他的空间相对就要小的多,有的空间甚至就与普通卧房差不多大小。

    而左风意识从存放矿石的空间退出后,紧接着就去了紧挨着的一处空间,而这一次左风进入的第一时间倒是没有震惊,可是简单观察了一番后,他就又一次震惊了。

    因为在这片空间中,存放的全部都是各种典籍,除了功法、武技方面的书籍,还有着各类炼药、炼器、符文阵法等等种类繁多不胜枚举。

    虽然只是从中挑选了一小部分功法和武技,左风便没有再翻看下去。因为功法和武技,最低等的都已经达到地阶下品层次。这对于任何帝国和帝国内的超级势力来说,这都是绝对的最巅峰的典籍。

    就是那叶林第一强者肖狂战,他所修行的功法和武技,差不多也就在地阶中品而已。

    左风随后又来到的另外一处空间当中,在这里他看到的是各种各样的武器。虽然数量上并没有之前看到其他物品那般惊人,只有两百多件,然而其中最低品质都有着灵器下品层次。

    现在左风手中最强的武器,御风盘龙棍,便是下品灵器。虽然经过几番强化,又特别加入了数种珍惜材料,却也只能算是勉强接近中品灵器,却无法实实在在达到中品灵器的水平。

    而眼前这些武器,随随便便挑出来,不是中品灵器,便是上品灵器,反而是下品灵器并没有太多。

    其实左风并不知道,方芸在方天阁中的身份非常特殊,不然也不可能随便拉出来一名长老,便能够拥有极品储晶。即使拥有极品储晶的长老中,也没有几个能有方芸手中的这些存货。

    方天阁与***彼此关系融洽,甚至是暗中结盟,也不过是近十几年间的事情。而双方能够结盟的主要原因,恰恰就是因为方芸。

    这方芸有一个孙女,名叫方柔,不光修行资质极佳,且姿容绝佳天生媚骨,生就了一副颠倒众生的美貌。

    如果这样的美貌生在普通人家,恐怕不仅不是幸事,反而可能会引来灾祸。可是她却出生在方天阁这样的超级宗门,父亲和爷爷都是门派中的大人物。

    她从出生后便集完全宠爱于一身,宗门对其可以说倾尽全力培养。只不过宗门自然也是看中其美貌,她的家族也同样看中其美貌,将其作为最大的资源来栽培。

    待到方柔长到二八年华,方芸便首先提出了借助联姻的方式,与另外一个超级宗门结盟。事情原本并不顺利,毕竟各大宗门始终将传承看的极重,如果方柔没有身份背景,反而容易接受,就是因为其出身方天阁,反而让***变得十分小心。

    然而原本磕磕绊绊阻力重重的婚事,却是最终让方芸给促成,而且方柔所嫁之人,正是那位***的少阁主庄天泯。

    联姻之后的两方势力,彼此间走动的愈加频繁,且双方的高层也经常秘议,俨然已经是放下了全部芥蒂的模样。

    通过这一桩婚姻促成两大势力的结盟,方芸这一脉可谓居功至伟,方天阁自然对其有着丰厚的赏赐。同时方柔在***内,也受到庄天泯的喜爱,送给其许多珍惜之物,其中一部分同样落入了方芸的口袋中。

    因此左风现在从方芸手中得到的极品储晶,可以说是从方天阁和***两大宗门收集来的好东西。方芸原本打算利用这些资源,未来从自己这一脉培养出几个实力超卓的人物,将来即便无法登上宗主之位,至少也要成为宗内大长老的存在。

    方天阁之所以会对方芸这般重视,实际上也正是因为了解方芸手中所把控的资源。方芸的陨落对于宗门固然损失不小,可是其手中的资源,对于方天阁也同样极为重视。

    另外在方芸手中,还有一件让方天阁高层,都绝对不能放弃的存在。这才是为什么方天阁会第一时间派出人手进入极北冰原。

    左风的意识在方芸的极品储晶中,留意到了一处十分特别的空间。这片空间只有普通房间大小,只不过空间的形状有些特别,整体呈现椭圆形,看上去好像竖立着的鸡蛋。

    好奇心驱使之下,左风意识便向着其中深入而去,然而刚刚进入其中,左风就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而那漩涡中心竟然有着巨大的拉扯之力,连自己的意识都有些不受控制的被扯向中心位置。

    而更让左风吃惊的是,在那中心区域当中,竟然有着一条似蛇非蛇,似龙非龙般的存在。而且这空间中的巨大漩涡,似乎正是被其所搅动。

    只看了一眼,左风就认出了那应该是一只兽灵,只不过让左风吃惊的是,自己竟没有第一时间认出,那到底是什么兽灵。

    正因为没有立刻认出,左风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一个让他,都有些不敢相信的猜测。

    “难道说……,这是一只上古兽灵,不会吧!”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眼前这一幕,的的确确让左风打从心底里感到了震惊,因为他从未曾想象过,光是这极品储晶内的一处空间中,便拥有数十万的上品炎晶。

        恐怕单单是拿出这些炎晶来,就足以配得上那句“富可敌国”之言了。毕竟单纯从价值来计算的话,不管是叶林、玄武、奉天和大草原,帝国上下全部物品价值的总和,也就差不多与这些上品炎晶相当。

        即便以左风的见多识广,在看清楚后,还是忍不住一阵的心神震荡。他到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幻空每一次说起古荒之地的宗门,与聊起其他几个帝国内的宗派时,那种淡淡的笑容究竟是何意思。

        这还只是方天阁的一名长老,他身上光一个空间中的物品,就有此等惊人的价值,整个宗门又会是怎样一种底蕴,左风只感觉自己的想象力实在有些匮乏。

        注意力并未过久的停留,左风的意识很快就来到了另外一处空间当中。当左风意识刚一进入这片空间中,那种沁人心脾的药香,就让左风的精神都为之一震。

        他在炼药方面有着很深的造诣,对于药材的了解,自然也远非普通人可比。光是闻到了那混杂着各种香气的药味,左风就知道此处的药材,都是极为珍贵且罕见的存在。

        随便从中挑拣出一棵,放在外界都必然是各个宗门势力所争抢的存在,尤其是在这空间当中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