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千九百八十章 十盟会议 五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任谁也不会想到,面对圣院院长与古族众议会代表的联手施压,处于绝对劣势情况下的乌恒会直接祭出东皇钟往地面上那么一拍,这简直是平地一声惊雷起,万顷风雨加于身啊!

    无论他功勋如何盖世璀璨,始终是强闯最高仪式殿在先,根本不占理。

    最好的选择,应该是老老实实认个错,退一步开阔天空,以乌恒如今的身份,难不成圣院与古族的人真敢斩了他不成?

    所谓过刚易折,不正是如此?!

    但令议会现场为之瞠目的是,古族修士一片噤声,完全不敢接乌恒这一句话,彻底哑火了。

    古族议会代表自然看的出来,这小子明显在挑拨离间啊,如果他们接了这话茬,岂不是在打其它九大联盟的脸面?

    而其它联盟的议会代表,就算是守城派,也难以去反驳乌恒,他们的确是守城的理念,但绝对不代表,会奉古族为尊,大家可以合作,但想让他们沦为古族的附庸,根本不可能!

    乌恒这句反驳,完全有理有据,让人骤然醒悟过来,是啊,没错啊,其它九盟都没有发话,你古族说乌恒有罪,就有罪了不成?

    那还要十盟议会干什么?

    你们古族的一个小小礼官说不让人进议会,人家就真不能进议会了?

    一时间,金刚圣王、剑羽圣王、周学文等人都是一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气闷之色。

    鳄祖的脸色也异常难看,难不成乌恒凭着这一张嘴,就能把古族众代表反驳的无言以对了不成?

    终于,这头远古神鳄坐不住了,声音沙哑如雷霆,响彻殿宇,直指乌恒道:“你这完全是属于狡辩,古族的礼官今天隶属于最高议会殿,他说的话,自然就是按照最高议会殿的规矩行事。”

    乌恒脸上带着冷笑,这鳄祖还真是被气糊涂了,居然敢接这个话茬,他当即反过来质问鳄祖道:“那为请问,为何其它九大联盟的礼官不阻拦我,偏偏是你古族的礼官阻拦我?既然其它九盟礼官都允许我入内,这足矣说明,我进入最高议会殿合情合理,凭什么你们古族礼官不同意,我就犯了最高议会殿的规矩不成?难道鳄祖您的意思是,就算其它九大联盟都同意我进入,但只要是你古族不允许我进入,那么我就只能止步在殿外?”

    他说到此处,目光骤然变得凶狠,掷地有声道:“意思是说,最高议会殿的规矩,只能由你古族定制吗?”

    此言一出,古族联盟代表与星域之主全是脸色大变,中计了,鳄祖这下是真着了乌恒的道!

    中心圆桌上,左逍遥神采奕奕,得意之色溢于言表,乌恒还真是个好小子,一张三寸不烂之舌,简直威力无穷啊。

    花神见此,也不由感叹连连,无敌灭一手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的手段,运用的已是炉火纯青,让人瞠目。

    在未得到书院与百大域强力支持之前,乌恒太势单力薄了,但他一句话,巧妙把其它九大联盟都拉到了古族的对立面,还让被利用者难以去辩驳什么。

    毕竟又有那位乱世盟主愿意沦为古族附庸呢?

    如果他们在这个时候反驳乌恒,日后最高议事殿的事情传出去,定会让自己沦为笑话,说什么守城派都成了古族的走狗。

    合作只处在双方都有利益的情况下!

    不得不说乌恒一手挑拨离间,运用的实在是太精妙绝伦。

    场中前来“朝圣”的年轻一代,为之啧啧咂舌,恐怕若是他们任何其中一位站在那风暴里,都必须依仗父辈的萌荫下才可能抽身,更别说像乌恒这般,依仗自身力量打出了一个震惊全场精彩绝伦的绝地反击战。

    左逍遥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也该出场说说话了,漫不经心的看向鳄祖道:“既然这最高议事殿是由你古族说的算,我想我们也没有待在这里的必要了吧?”

    “我们成立了十盟议会,就不应该搞这些一言堂的东西,太过霸道,可不利于千大域的团结合作,更与守城派的理念相左。”碧云山老仙主轻轻吹着杯子里正冒着热气的茶水,冷不丁说了一句。

    “鳄祖,如今已不是在古族联盟中了,你那唯我独尊的一套,也该收敛收敛才对。”青无叶也在恰当的时机,补了那么一刀。

    鳄祖面沉入水,气得几乎要七窍生烟,前几天百花宴上他就差点气出内伤,这在十盟会议上,又被乌恒来了一记难堪,是可忍孰不可忍!

    圣院老师周学文见局势不妙,语气顿时缓和了不少,看向乌恒道:“并非其它礼官不拦你,而只是古族的礼官已经出手阻拦了,他们自然没有必要掺和,他们不拦你进入殿内,也不足矣说明他们同意你入殿!“

    闻言,乌恒眉毛当即一挑,顿时觉得非常有趣,他连看向周学文道:“圣院的这位老师,意思就说,您认为其他九盟的礼官玩忽职守,都是摆设,唯有古族的礼官可堪大用喽?”

    又是一招借力打力,而且出手毒辣!

    周学文感受到周围不少怨恨的目光传来,顿是紧张的有些满头大汗,乌恒那一张嘴,简直胜过千军万马啊,自己稍有不慎,就会掉入陷阱当中。

    周学文不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斟酌了几番语句才道:“并非这个意思,只是没必要一样工作,人手重复使用。”

    “笑话,十盟议会是何等的庄重神圣,就算人手重复使用,确保万无一失也是应该的嘛,我觉得这位圣院的老师,还是在讽刺其他九盟的礼官,都是瞎子哑巴,知道我不符合规矩进入殿内,却袖手旁观?”

    乌恒昂首阔步,这个时候拉着轩辕嫣然已经走到了议会现场的中心地带,他环顾四周聚集而来的目光,不急不缓,一切从容有序。

    至于周学文,周学文已是失魂落魄的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因为他发现自己辩无可辩了,继续说下去,只能一步步落入乌恒设下的万丈深渊,摔个粉身碎骨。

    因为他无论怎么说下去,都带有讽刺其它九盟礼官的味道。

    除非其它九盟的礼官站出来承认自己玩忽职守!

    不过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任谁也不会想到,面对圣院院长与古族众议会代表的联手施压,处于绝对劣势情况下的乌恒会直接祭出东皇钟往地面上那么一拍,这简直是平地一声惊雷起,万顷风雨加于身啊!

        无论他功勋如何盖世璀璨,始终是强闯最高仪式殿在先,根本不占理。

        最好的选择,应该是老老实实认个错,退一步开阔天空,以乌恒如今的身份,难不成圣院与古族的人真敢斩了他不成?

        所谓过刚易折,不正是如此?!

        但令议会现场为之瞠目的是,古族修士一片噤声,完全不敢接乌恒这一句话,彻底哑火了。

        古族议会代表自然看的出来,这小子明显在挑拨离间啊,如果他们接了这话茬,岂不是在打其它九大联盟的脸面?

        而其它联盟的议会代表,就算是守城派,也难以去反驳乌恒,他们的确是守城的理念,但绝对不代表,会奉古族为尊,大家可以合作,但想让他们沦为古族的附庸,根本不可能!

        乌恒这句反驳,完全有理有据,让人骤然醒悟过来,是啊,没错啊,其它九盟都没有发话,你古族说乌恒有罪,就有罪了不成?

        那还要十盟议会干什么?

        你们古族的一个小小礼官说不让人进议会,人家就真不能进议会了?

        一时间,金刚圣王、剑羽圣王、周学文等人都是一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气闷之色。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