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第二十六章 五转玄木大阵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秦云也感应到大牢内的场景,眼神冷了几分。

    在大牢内,大哥秦安已经被绑在木架上,木架旁有炭炉,炭炉的木炭都烧的发红,有火焰升腾,一根烙铁正放在里面烧着,一旁坐着的两个狱卒还在嘀嘀咕咕说着:“秦安公子,你可别怪我们,郡守大人吩咐下来,每日都要好好伺候你一次,我们不听命令,被伺候的可就是我们兄弟了。”

    “放心,刑罚再重,你也死不了!我们会保住你的小命,把你弄死了,我们都有大麻烦。”

    其中一狱卒瞥了眼炭炉,“再等会儿就差不多了,按照上面的规矩,先给你印上五个印戳子,嗨,老傅,盐准备好了么?”

    “等会儿,让人去拿了。”远处站着的一狱卒喊着。

    “先弄上印戳子,再撒一把盐,秦安公子,你一定没尝过这滋味。包你一辈子忘不了。”狱卒嘿嘿笑着,“放心,我等都是老手,你肯定死不了。”

    秦安咬牙,身体却禁不住微微颤抖。

    这是身体的本能,他想要控制不颤抖都做不到。

    “咚。”

    在大牢地底隐隐震颤了下,很微弱,正常人也注意不到。

    实际上那是埋在地底的一根铜柱,铜柱上有复杂符纹,此刻却是有着一柄飞剑钻进地底,噗的一声,直接刺穿了铜柱!令铜柱的符纹遭到了破坏。六扇门大牢的阵法,是专门为了防止有修行人来劫牢狱!一旦阵法激发,寻常修行人都逃不掉。

    一般修行人,精神无法外放,也是找不到地底的阵法核心的。

    可对秦云而言,却是瞬间破坏。

    “不好!”

    “小心,劫牢狱!”

    大牢之外,传来惊呼!声音虽然喊出,可却被天地之力重重阻碍,声音根本传递不到大牢内!

    隐身着的秦云直接从牢门走了进来,从狱卒旁走过,狱卒们根本看不见。

    “外面很快就有捕快衙役冲进来,得尽快带走大哥。不过……公冶郡守真的没布置什么陷阱?”秦云有些疑惑,这一路来未免太顺利了。

    隐身下,行走在牢狱内。

    两三步就来到了大哥旁边。

    “噗噗~~~”

    剑光一闪。

    大哥秦安原本还看着炭炉内渐渐开始发红的烙铁,远处狱卒也正抱着盆走来,盆内都是盐!这一刻,大哥秦安不由咬牙:“忍着,忍着,总归死不了,死不了的。”

    忽然他感觉双手的束缚一松,



(第1/3节)当前876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 “尽快就是。”秦云说道。 洪九点头:“行,那我现在就去给你安排送信。” “谢了。”秦云连道,别人帮自己,一切记在心底,将来有机会再还吧。 洪九一笑,转头便离去。 …… 秦云则是站在原地,一挥手,一缕流光从手中飞出,瞬间冲天而起,正是本命飞剑。 三寸长的银色飞剑在天空百余丈高处,悄无声息迅速飞行,它速度太快!又在高空,又太小,根本没谁注意到这一柄飞剑刷的划过上空。 很快。 银色飞剑就抵达了六扇门,刷的一个俯冲,一闪就刺入了六扇门一处的屋顶瓦的缝隙中。便是有人到了屋顶也看不见这柄飞剑。 借助藏在两块瓦之间缝隙中的本命飞剑,秦云轻易能够‘看到’本命飞剑为中心,周围约莫百丈范围内的一切场景! 也看到了在大牢内,其中一牢房中的大哥‘秦安’。 “嗯?”站在那雅致宅院内院中的秦云,微微皱眉,“就大哥被关押在六扇门大牢里,爹呢?” “大哥。”秦云传音。 他能操纵十里之内的天地之力,此刻只需要操纵牢房内,大哥秦安身旁的天地之力,将声音传入大哥耳朵里即可。 牢房中。 秦安呆呆坐在那,他不知道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大哥。”一道声音在秦安耳朵中响起。 秦安一愣,二弟的声音? “大哥,如今我正借助天地之力进行传音,你不用惊讶,也别露出破绽。”秦云传音继续道,“你只需要点头,摇头就行了。” 大哥秦安瞥了眼在远处的看守,轻轻点头。 “爹呢,他不在六扇门......

    下一章提要:...在,只能逼他主动现身。”公冶丙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一屋子,正是关押秦烈虎的屋子。 “将刑具都送到秦烈虎的屋子,我要好好伺候他!”公冶丙脸上露出狰狞色。 “是。” 不远处的护卫立即应命。 ****** 外面虽然传的议论纷纷,好像他秦云多厉害!又是抵抗大量官兵,又是闯了六扇门、郡守府,可秦云本人却是有一种无力感。 窗外,一轮明月高悬。 秦云本来在慢慢写着毛笔字,此刻也放下毛笔,看着外面的明月。 “不知道爹现在怎样了。”秦云默默道,“郡守府的阵法,我一点希望都没有。之前幸好只是飞剑进入探上一探,若是真身进去,怕就死在郡守府了。” 那恐怖的大阵中。 如果真身进去,面对水火之威,秦云也只能施展周天剑光护体!可护体的情况下就没法冲出阵法,冲不出去,待得真元消耗殆尽,自己也会在水火之威下化作灰烬。 “这还只是第一层和第二层的缝隙,我的飞剑都没继续深入。”秦云微微摇头,“难怪整个天下,也难得听说有谁在郡守府内成功刺杀了郡守的。” “可是……” “爹他被关押在郡守府。”秦云心焦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去。” 又一挥手。 一柄飞剑瞬间出了这宅院,在黑夜中前往郡守府,再度在郡守府外草丛中悬浮,此处也能感应到关押父亲秦烈虎的屋子。 “嗯?”秦云脸色陡然变了,眼睛都红了。 “爹!” 秦云能透过本命飞剑的感应,清晰‘看到’,在那屋内,自己父亲赤裸着上半身,身上都是血迹,血肉翻开,父亲......

    本章精要    秦云也感应到大牢内的场景,眼神冷了几分。

        在大牢内,大哥秦安已经被绑在木架上,木架旁有炭炉,炭炉的木炭都烧的发红,有火焰升腾,一根烙铁正放在里面烧着,一旁坐着的两个狱卒还在嘀嘀咕咕说着:“秦安公子,你可别怪我们,郡守大人吩咐下来,每日都要好好伺候你一次,我们不听命令,被伺候的可就是我们兄弟了。”

        “放心,刑罚再重,你也死不了!我们会保住你的小命,把你弄死了,我们都有大麻烦。”

        其中一狱卒瞥了眼炭炉,“再等会儿就差不多了,按照上面的规矩,先给你印上五个印戳子,嗨,老傅,盐准备好了么?”

        “等会儿,让人去拿了。”远处站着的一狱卒喊着。

        “先弄上印戳子,再撒一把盐,秦安公子,你一定没尝过这滋味。包你一辈子忘不了。”狱卒嘿嘿笑着,“放心,我等都是老手,你肯定死不了。”

        秦安咬牙,身体却禁不住微微颤抖。

        这是身体的本能,他想要控制不颤抖都做不到。

        “咚。”

        在大牢地底隐隐震颤了下,很微弱,正常人也注意不到。

        实际上那是埋在地底的一根铜柱,铜柱上有复杂符纹,此刻却是有着一柄飞剑钻进地底,噗的一声,直接刺穿了铜柱!令铜柱的符纹遭到了破坏。六扇门大牢的阵法,是专门为了防止有修行人来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