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共和(三十)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季风气候地区秋季基本都会下雨,开封的秋雨伴随着凉风淅淅沥沥的淋下来,地面上湿润了,空气中的扬尘不见了。灰色的天空下一切看上去都有些和光同尘的感觉。

    朝廷的会议室里面坐满了重臣,众人仔细听赵官家的发言,没人敢吭声,“今年的旱灾结束了,铁路发挥出效果,救灾完成的很顺利……”

    赵嘉仁并没有很高兴,也没有不高兴。覆盖几乎整个黄淮平原的旱灾终于随着这场秋雨画上了句号。夏收之前就没下雨,持续干旱四个月之后这场降雨只是让冬小麦种植能够正常进行,黄淮平原上的秋收已经不用指望了。

    “这次的事情向我们证明了旱灾不仅影响收成,还影响水运。运河的水位降低,几乎无法通行。好在水利部门及时调整,对运河进行了清淤。”赵嘉仁不想讲丧气话,就把问题往好的一面说。清淤的时候河道更没办法通航,这场旱灾本身就在阻碍救灾。

    群臣们还是不敢吭声,这么大的灾害真的是他们从所未见的,尤其是发生在大宋对土地进行调整的第一年。沉默了好一阵,农业部长打破了寂静,“官家,现在很多地方都在说是修铁路伤到了龙脉,才有如此天相。”

    “哼!”赵嘉仁忍不住冷哼一声,他并不觉得奇怪,21世纪各地大修基础建设,有些地方出现了暴雨,因为城市排水系统跟不上,导致大规模内涝。便是经过几十年工业化的城市里面也出现了许多‘伤了龙脉’‘激发龙气’的说法。赵嘉仁当然不信这种说法,不过他也怀疑过大搞基础建设搞出来的扬尘也许是引发局部地区暴雨的可能。

    听官家的声音里面没什么好情绪,农业部长也赶紧闭嘴。接着就听赵嘉仁问道:“难道还有人觉得我得下个罪己诏不成?”

    大臣们都变了脸色,农业部长的脸色则变成铁青。身为理工男的他并不真的相信这说法,只是这种说法太多,感受到巨大压力的农业部长脑子一糊涂就忍不住提出来。就在他脑子全面混乱之时,听到赵嘉仁继续说道:“这次救灾已经完成,以前遭遇这种大灾定然是天下纷乱,这次天灾并没有让灾区饿殍满地,民众也没有流离失所。秋收全部完蛋是以前没遇到过的。朝廷和民众感受到惊恐,感到害怕,这是非常能理解的。诸位,人心惶惶是必然的。对于自己的经济损失痛心疾首是人之常情。所以我们要基于理解到大家都是正常的情况下来看待这件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大家好好想想这两点,第一,大家都是正常的。第二,这种局面以前没有发生过。你们好好想想。”

    会议室里面又沉默了



(第1/3节)当前644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 说完,次长锐利的目光看向马克西米,瞅了片刻,次长突然又笑了,“我们也知道阁下很快要处理些家事,年底吧。年底前请一定要拿出计划来。” 说完,次长把剩余的碳酸柠檬水一饮而尽,打了个大大的饱嗝,次长站起身走向会场中心。马克西米只觉得浑身僵硬,根本动弹不得。平日里制宪委员会是个看着很轻松的地方,貌似没人把他们放在眼里。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有什么元老提出令人感兴趣的议案,或者是人民院中又因为什么事情引发了争执。 事实并非如此,按照提比略阁下的建议,制宪委员会将就重建东罗马帝国共和制度提出整套方案,只要经过朝廷审批就可以开始罗马复古的最后步骤。次长的话证明至少内务大臣一直在监视着制宪委员会的运作,并且提出了时间要求。 是的,马克西米可以完全不管内政大臣的看法,但这很可能导致复古失败。因为当下的元老院与人民院其实只是这次复古的一个过渡而已,从历史经验来看,即便这两个机构能良好运行,等东罗马的危机解除,朝廷掌握了解决问题的手段,就会如历史上一样把这两个机构变成皇帝的咨询机构,最后任其消亡。 次长说自己是共和派的话当然不能相信,但是共和派们的确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一直催促马克西米赶紧拿出定案来讨论。看来留给马克西米的时间不多了。 贵族的大型宴会会进行好几天,特别是丰收之后的宴会。几天后巴尔登女公爵宣布农庄21万亩小麦产量应该超过5000万斤,会场里面立刻响起震天价的掌声和欢呼声。苏伦在东部的庄园已经扩大耕种面积,小麦产量也达到了了2000万斤。仅仅是这两......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季风气候地区秋季基本都会下雨,开封的秋雨伴随着凉风淅淅沥沥的淋下来,地面上湿润了,空气中的扬尘不见了。灰色的天空下一切看上去都有些和光同尘的感觉。

        朝廷的会议室里面坐满了重臣,众人仔细听赵官家的发言,没人敢吭声,“今年的旱灾结束了,铁路发挥出效果,救灾完成的很顺利……”

        赵嘉仁并没有很高兴,也没有不高兴。覆盖几乎整个黄淮平原的旱灾终于随着这场秋雨画上了句号。夏收之前就没下雨,持续干旱四个月之后这场降雨只是让冬小麦种植能够正常进行,黄淮平原上的秋收已经不用指望了。

        “这次的事情向我们证明了旱灾不仅影响收成,还影响水运。运河的水位降低,几乎无法通行。好在水利部门及时调整,对运河进行了清淤。”赵嘉仁不想讲丧气话,就把问题往好的一面说。清淤的时候河道更没办法通航,这场旱灾本身就在阻碍救灾。

        群臣们还是不敢吭声,这么大的灾害真的是他们从所未见的,尤其是发生在大宋对土地进行调整的第一年。沉默了好一阵,农业部长打破了寂静,“官家,现在很多地方都在说是修铁路伤到了龙脉,才有如此天相。”

        “哼!”赵嘉仁忍不住冷哼一声,他并不觉得奇怪,21世纪各地大修基础建设,有些地方出现了暴雨,因为城市排水系统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