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战——独唱:再见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说实话,紫衣火儿也不知道严云星究竟要去哪,如若目标是北军庄北大营,那应该走西北,如若是北军前沿阵地,那应该绕个圈去偷袭,但去东北是什么意思?

    退是不可能退的,一路上火儿也大致说了南军各军团情况,她的意思是等林至远夫妇领西南援兵前来整兵再战,但严云星显然等不了那么久,原因有三:

    一,时间上来不及。这一点不用多做解释,等援兵来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二,战力弱。援兵兵力少,素质差,很难再形成军阵,再有严云星推测南军各军主已然凶多吉少,没有他们的帮助,兵力再多也无济于事;

    三,身体不允许;(这一点严云星没有告诉紫衣火儿。)

    尽管困难重重,尽管目标未知,但一直以来对严云星的信任让紫衣火儿无条件追随,“殉情”或许只是句玩笑话,但若真走到那一步,确实不失为最好的结局。

    但严云星显然不是英勇无畏慷慨赴死的战士,或者某一时间他被迫成为战士,但更多时候他是一名“投机者”,以身家性命押注以博得胜利的赌徒!

    给他下注勇气的,是至今还潜伏在北军中的米桦,这还要说到被强制下线那一夜。

    那晚他得到小红、小绿、大黑所传递的三个情报,小红的情报是“严冷锋还活着”;小绿所传达文若言的情报是“雇佣军联盟在科技世界出手以及一枝红花的叛变”;而大黑所传达米桦的情报便是“公孙蜃楼的死让公孙菲烟最终倒戈”。她所回报南军的第一条线索是“赵无极并不在庄北大营,而在流星谷方向”。

    至于之后的第二条线索“洗惊鸿叛变”,虽然让米桦及时止损救出林至远夫妇,但对于刚上线的严云星来说,完全无用。他唯一希望的就是赵无极真在流星谷。

    既然赵无极还活着,且不说他在流星谷做什么,如果能避开北军大军直捣黄龙,杀死赵无极,那一切问题是否也就迎刃而解了?

    所以严云星这一次扮演的不是领兵作战的将帅角色,而是深入敌后的孤胆刺客!

    既是刺杀行动,那也就用不了这许多兵力,路途中严云星名义上交任务给军团各统领领兵侦查,实则遣散了他们。及至流星谷时,身边仅剩十余人,包括紫衣与火儿,没办法,她俩实在不好骗。

    ……

    午时,冬阳高照,尤觉寒冷。流星谷内草木凋零,荒无人烟,甚至连战斗的痕迹也被人清理的一干二净。

    严云星深入谷内,仔细的观察了地形。传说流星谷是一颗流星撞地形成的圆形巨坑,果然如此。如果此时北军于四面高处合围,无需作战,只漫天箭雨也足够杀死严云星了。

    但赵无极并没有这么做,他突兀的出现在北谷口,正缓步向严云星走来。身后仅跟着谢竹言、崔皓辰、王鲁班三人。

    南北军两大主帅,再一次近距离相见。一月之前同样的人,身后却已不同结局。

    “你知道我会来?”严云星当先开口,虽是英雄落幕,但气势丝毫



(第1/3节)当前896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薛禹、阿童木生擒,等候庄帅发落。 庄蝶舞回头扫了一眼莫不安,后者垂首无语,她也懒得计较,直接命人将至尊boss二人带上前来。 不多时,二人被绑缚至,庄蝶舞还未开口,霸道总裁先大声喊冤:“冤枉呐庄盟主,一切都是阿尔萨斯的计谋,我等实不知情啊!” “详细说来!”庄蝶舞喝道。 霸道总裁忙解释道:“原来我们四人商量的好好的一起投降事北,可阿尔萨斯他执掌联盟多年,心腹众多,出尔反尔我们也实在拦不住啊!我二人一点也没有参与叛乱啊,冤枉啊!” 庄蝶舞听罢即摆手道:“拉下去砍了,将首级送予赵无极!” “冤枉啊庄盟主!庄蝶舞你不能这么言而无信啊!”霸道总裁犹自祷告求饶,至尊boss却破口大骂:“你tm还有脸没脸?求什么饶?都是玩家何必摇尾乞怜?他阿尔萨斯博得一个宁死不降的名声,你我难道连从容赴死都做不到?这你还玩尼玛的游戏?” 至尊boss骂声不止,然霸道总裁终究只是个商人,实在没有慷慨赴死的勇气,在喋喋不休的讨饶声中走到了游戏生涯的尽头,与至尊boss双双命陨白楼! …… 夕阳下,东南方,南军众将目力尽处,北军又凭添一股生力军,却是东方远和他的亲信殿前司第五厢军、开封禁卫军第五厢军。 东方远大军的到来,不仅预示着南军东南阵地的彻底沦陷,也让高阳城今夜的防守变得更加艰难。 沉睡了一天的成之文此时已然醒转,眼看着太阳即将落山,他即命南军四面守城,迎接北军最后一轮的攻势。 如果严云星今夜还不能上线,那高阳将成为北军攻破的最后一......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说实话,紫衣火儿也不知道严云星究竟要去哪,如若目标是北军庄北大营,那应该走西北,如若是北军前沿阵地,那应该绕个圈去偷袭,但去东北是什么意思?

        退是不可能退的,一路上火儿也大致说了南军各军团情况,她的意思是等林至远夫妇领西南援兵前来整兵再战,但严云星显然等不了那么久,原因有三:

        一,时间上来不及。这一点不用多做解释,等援兵来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二,战力弱。援兵兵力少,素质差,很难再形成军阵,再有严云星推测南军各军主已然凶多吉少,没有他们的帮助,兵力再多也无济于事;

        三,身体不允许;(这一点严云星没有告诉紫衣火儿。)

        尽管困难重重,尽管目标未知,但一直以来对严云星的信任让紫衣火儿无条件追随,“殉情”或许只是句玩笑话,但若真走到那一步,确实不失为最好的结局。

        但严云星显然不是英勇无畏慷慨赴死的战士,或者某一时间他被迫成为战士,但更多时候他是一名“投机者”,以身家性命押注以博得胜利的赌徒!

        给他下注勇气的,是至今还潜伏在北军中的米桦,这还要说到被强制下线那一夜。

        那晚他得到小红、小绿、大黑所传递的三个情报,小红的情报是“严冷锋还活着”;小绿所传达文若言的情报是“雇佣军联盟在科技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