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0章 委以重任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这场蜀州盛事,两个主要门派还没有动静,龙飞和蜀王倒是先火了一把。

    这里的报社不叫报社,叫天机门。

    有天机门的弟子,采访龙飞道,“这位道友,你为何要押青城派获胜?这里面可有内幕?要知道,大家赛前可是经过缜密调查。这青城派,绝无获胜的可能啊!”

    龙飞淡笑,“是这样,我的夫人与青城派有莫大的关系。因此,我们才押在青城派。”

    有人好奇道,“什么关系?能说得再具体一点吗?”

    龙飞胡扯道,“是这样,我夫人乃截教门人,与青城派算是同宗同脉。”

    “原来如此!”

    一群天机门的人纷纷点头,举着留音石把这个劲爆的消息小心记录起来。

    蜀王在一旁斜晲了王小雅一眼,心里一惊,没想到王小雅竟然是截教弟子?

    王小雅抬抬眉,心道这家伙就是喜欢胡说八道。

    她什么时候,成了截教门人了?

    不过,说实话,她看见青城派的时候,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还真有一种亲切感。

    她想了想,心道自己也许上辈子是截教门人吧!

    场上的一举一动,全都通过一个镜子投放到了青城派的大殿内。

    里面坐着几个老头子,相互对望了眼,纷纷叫道,“这俩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何要如此帮我们青城派说话?”

    有人道,“或许她们真的与截教有关?”

    有人叹道,“兴许是老祖有灵,担心我们青城派落败,所以派了他们来援助咱们。”

    坐在首座的掌门紧着眉心道,“按照以往的规矩,咱们和蜀山派分别出三位弟子出战。咱们青城派,现在只有素贞一人有把握获胜。其他两个弟子,该由谁出战?咱们实在是没有把握啊!我观这两位道友不同凡响,要是他们肯出手帮我们应付一局,咱们再怎样也能打个平局。”

    有长老皱眉道,“这能行?人家蜀山派会不会说咱们?”

    青城掌门道,“截教示弱,备受阐教欺压,我等已经别无他选,只能团结更多的截教门人,才能一同对付阐教。如此,老夫马上过去,亲自邀请二人上山。若是他们同意的话,咱们就按照这个方案来。若是他们不同意,咱们也不强求。”

    “是也,是也!”

    有长老点头道,“试试也好。”

&nb



(第1/3节)当前831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酒好菜,专门招待真人。” 龙飞摆手一笑,“不用了,这虎肉不错,吃着味道正香。要不大人也来点?” “这?” 城主与后面的人对望了眼,为了巴结龙飞,无奈的厚着脸皮坐下。 龙飞切了快虎肉,大方的给了他。 马上有人取出盘子,帮他接在了里面。 城主还是第一次这样吃东西,太粗狂,太没有礼数,太不合他的身份。 身边的人把筷子递过来后,他为了拉拢龙飞,学着龙飞的样子,也不要筷子,伸手抓起虎肉啃了口。 出乎他的意外,这肉质虽然筋道,但是并不难咬,感觉还挺细腻,犹如狗肉一样。 他只吃了一口,便感觉身上的血液沸腾,好像服下一颗补气的丹药。 城主知道,这虎妖厉害。 肉身自然不凡,要是吃多,必定身体受损。 他不敢再吃,抹了把嘴,把这虎肉收了起来,抱拳冲着龙飞问道,“不知道真人在哪座山门修行?高姓大名?” 龙飞淡笑,“我本一介散修,无门五派,大人唤我无名就行。” “无名?” 城主皱皱眉,抱拳施礼道,“原来是无名真人,失敬失敬。” 这会,后面一阵喧哗。 一群将领押着几个人过来,扣着他们的肩膀,一脚把他们踹在了地上。 这将领冲着城主抱拳大喝,“大人,这些罪人带上来了。” 地上的八个男女吓得纷纷跪拜,连连叫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城主冲着他们呵斥道,“你们这群不长眼的家伙,刚才冒犯真人威严。你们的小命全由真人处置,本官是帮不了你们的。” 这些男女,正是四象剑门......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这场蜀州盛事,两个主要门派还没有动静,龙飞和蜀王倒是先火了一把。

        这里的报社不叫报社,叫天机门。

        有天机门的弟子,采访龙飞道,“这位道友,你为何要押青城派获胜?这里面可有内幕?要知道,大家赛前可是经过缜密调查。这青城派,绝无获胜的可能啊!”

        龙飞淡笑,“是这样,我的夫人与青城派有莫大的关系。因此,我们才押在青城派。”

        有人好奇道,“什么关系?能说得再具体一点吗?”

        龙飞胡扯道,“是这样,我夫人乃截教门人,与青城派算是同宗同脉。”

        “原来如此!”

        一群天机门的人纷纷点头,举着留音石把这个劲爆的消息小心记录起来。

        蜀王在一旁斜晲了王小雅一眼,心里一惊,没想到王小雅竟然是截教弟子?

        王小雅抬抬眉,心道这家伙就是喜欢胡说八道。

        她什么时候,成了截教门人了?

        不过,说实话,她看见青城派的时候,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还真有一种亲切感。

        她想了想,心道自己也许上辈子是截教门人吧!

        场上的一举一动,全都通过一个镜子投放到了青城派的大殿内。

        里面坐着几个老头子,相互对望了眼,纷纷叫道,“这俩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何要如此帮我们青城派说话?”

        有人道,“或许她们真的与截教有关?”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