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0章 王雨莹的小计谋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呦,可以呀,马克,连伟大主席毛爷爷的诗词都会背了?”孙大炮子大咧咧的上前,也没收力气,在马克胸前随手一拍,差点没把马克拍哭了。

    “咳咳,不是我背下来的,坐火车的时候,隧道口有标语。”马克揉了揉微痛的胸膛,暗叹这一掌的力道,一会必定淤青。

    “鹏哥,他们想去外面散散心,那咱带他们去清水绿堤怎么样?那里能看到鸡冠山,山脚下还有超长的冰滑梯,他们大老远来了,也不能只是工作呀,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劳逸结合,才应该是咱年轻人的生活嘛。”

    “对对,我赞同炮哥的说法,劳逸结合。”唐巍高举双手,蹦高的表示赞成。

    “那……咱们就先去河边走走吧。”申大鹏没显得有多兴奋,冬天河流已经结冰,河边垂柳已经成了干枝,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最主要他还没缓过来在面包车里被冻的劲儿,再往外走,麻木的脚趾头都在发表抗议。

    “来来,走了,咱们先去河边溜达溜达,散散心,完事再说去哪。”

    孙大炮子热情的招呼着,王雨莹悠悠漫步凑过来,盯着申大鹏的囧样仍是觉得好笑,“去清水绿堤是吧?好,那咱们还是老样子坐车吧。”

    “呃……还是老样子?”申大鹏咕噜噜咽了咽口水,看看外面孙大炮子的面包车,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你们先走,我去上个厕所……”

    “哈哈!!”

    申大鹏转身快步离去,王雨莹再也忍不住,掩嘴笑出了声,她还是头一次看到申大鹏被欺负的窘迫样子,心里咋就觉得难以言语的畅快。

    王雨莹和孙大炮子相视而笑,他们俩心里清楚申大鹏为什么对面包车躲躲闪闪,可是曲伊娜几人却并不清楚,只是看到申大鹏灰溜溜往卫生间跑去。

    “他这是怎么了?”曲伊娜的目光随着申大鹏移动,没注意到王雨莹和孙大炮子并不隐蔽的得意笑容。

    人精一般的唐巍却把一切尽



(第1/3节)当前593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 “好话赖话都从你嘴里说出来,还不是你说了算。” 王雨莹态度冷淡的别过头去,不想对这个话题多做争辩,“你杰森不是去磐云市唐巍家了吗?磐云市离京城多近,怎么没事又回来青树县?” “生命在于折腾,他们老外不就是喜欢折腾来折腾去……” “所以他们就组团来折腾了?俩老外,加上个大美女还是老阿姨?” 王雨莹话音刚落,申大鹏的右眼皮不经意跳了跳,一阵不良的预感在心头萦绕,“老阿姨?你听谁说的?” “你管呢。”王雨莹白了一眼。 “咕噜噜。”申大鹏的喉咙上下蠕动,他还记得王雪莹和曲伊娜初次见面的时候,王雪莹就称呼曲伊娜为‘老阿姨’,那时幸好曲伊娜心情不错、心态良好,加上觉得王雪莹是个小丫头片子,才没有跟王雪莹一般见识。 申大鹏转头看看王雨莹,与古灵精怪的丫头王雪莹相差甚远,从上到下一套蓝色格纹的职业装,丰满身材和淡容清壮尽透着成熟韵味,如果曲伊娜被王雨莹称作‘老阿姨’,谁也说不准是否会当场发飙。 一想到两个强势女生顶牛的场面,绝对堪比火星撞地球,申大鹏心中闪过一丝惊悚,不敢再想下去,“那个……曲学姐人很不错,刚从国外回来,性子可能有点热情,虽然比咱们年长几岁,但还不至于是老阿姨。” “他们几个人,还得咱们开三个车来接,面子也够大的。” 王雨莹嘴上不满的嘟囔着,可是亲自来接人还是她主动提出来的,说是县里出租车罢工,两个老外加上几个外地人打不到出租车,容易对青树县有不良印象。 “咱都是朋友嘛,又是合作伙伴......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呦,可以呀,马克,连伟大主席毛爷爷的诗词都会背了?”孙大炮子大咧咧的上前,也没收力气,在马克胸前随手一拍,差点没把马克拍哭了。

        “咳咳,不是我背下来的,坐火车的时候,隧道口有标语。”马克揉了揉微痛的胸膛,暗叹这一掌的力道,一会必定淤青。

        “鹏哥,他们想去外面散散心,那咱带他们去清水绿堤怎么样?那里能看到鸡冠山,山脚下还有超长的冰滑梯,他们大老远来了,也不能只是工作呀,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劳逸结合,才应该是咱年轻人的生活嘛。”

        “对对,我赞同炮哥的说法,劳逸结合。”唐巍高举双手,蹦高的表示赞成。

        “那……咱们就先去河边走走吧。”申大鹏没显得有多兴奋,冬天河流已经结冰,河边垂柳已经成了干枝,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最主要他还没缓过来在面包车里被冻的劲儿,再往外走,麻木的脚趾头都在发表抗议。

        “来来,走了,咱们先去河边溜达溜达,散散心,完事再说去哪。”

        孙大炮子热情的招呼着,王雨莹悠悠漫步凑过来,盯着申大鹏的囧样仍是觉得好笑,“去清水绿堤是吧?好,那咱们还是老样子坐车吧。”

        “呃……还是老样子?”申大鹏咕噜噜咽了咽口水,看看外面孙大炮子的面包车,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你们先走,我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