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可苦了你了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抛去这些不愉快的话题,关有寿一边帮着顺手收拾成灰的信纸,一边又绕出其他话题让他露出笑容。

    唉……能一心一意为他着想、为他打算的长辈不多,他关有寿是真舍不得让人家委屈一丢丢的。

    “你说叶老五到现在收到消息了没有?不用拆开信封,我都能猜得出老梅一定会捅他伤口。”

    别瞧着梅老头一派行事光明磊落的鸟样儿,可再也没有比他关义更清楚就他最爱再心里记小本本。

    不然他关义之前为何要告状不可?让你个老王八蛋玩字面上的游戏,居然不替他家小主子伸张正义。

    还有谁能比老丈人为老姑娘直接出面撑腰更有理?还有谁能比老丈人多关照唯一的姑爷更有立场?

    越是了解的越多,梅大义的心里越是对叶五爷多了埋怨。他可不会忘记那几年饥荒之时,他到底寄出多少东西。

    叶老五是回绝了其他人的包裹,可并没拒绝以梅白丁的名义寄出的东西。说是姑爷坚持拒绝,但能逼得孩子闯深山。

    可想而知是个什么情况。

    是,他家小主子是不想欠恩情,性子也够倔的。可你叶老五真要想法子强塞的话,办法自然多得是。

    还真以为他关义看出去在试探的同时,也压根多少没将这姑爷放在心上。还说什么最后都会落到刘玉香手上。

    好在多多少少有补贴上两个孩子身上,也好在他这老姑娘还真不错。不然的话,这门亲是真没法继续做下去。

    “呵呵~这回瞧他还会不会大侄女大侄女的挂在嘴上。他要是还敢再跑一趟京城,我就服他。”

    关有寿有些不忍直视他义叔的幸灾乐祸,可想想还真解气。罪过罪过,身为姑爷,他可不能这么想的。

    “十有八九还没得到消息。刚先生在信上不是说了嘛,路途遥远,他只好先走快速通道让人给咱们送信。”

    “看来我还得去一趟叶家堡才行。”

    “等等吧,等刘家(叶秀娟的夫家)传出消息再说。万一他问咱们几时收到先生的信又得解释。”

    瞧……他家小少爷多心善,白白让叶老五占了个大便宜。梅大义倒是赞同延迟几天再给信。

 &nb



(第1/3节)当前735字/页

圣墟 一念永恒 逍遥小书生 我的1979 牧神记 天网建筑师 盛宠书香 穿越之嫡女谋官 我家娘子比我帅

    上一章提要:...就是半大小子也被赶到田间地头。再年幼些的毛小孩也开始打猪草。 一切井井有条。 关有寿的认知没有出现误差。相比起其他生产队的鸡飞狗跳,有马家人为首的马六屯又恢复了往常作息。 关平安毫无意外的被马振中指派与马五丫俩人为小小队长,带领与她相似年龄的小丫头们去为养殖场打猪草。 而关天佑?一项以小大人自居的他自然又是一个小团队作业。 打猪草,关平安还是选择去草甸子。 对那片地,她可算情有独钟。当然她是绝对不会承认,谁让她马大爷说养殖场扩大需要多备些饲料留待过冬? 收刮完两个生产队共享的草甸子,然后再山脚下,这么一来估计到了来年春天也不用怕缺饲料。 “一人一天的任务是二十斤。谁干得慢的可以组成互助小队。不准强抢,不准威逼小同志。” 刚升了小小官儿的关平安别瞅着个头矮,单手叉腰还是很有范儿的,“同志们,考验你们的时刻来了。” 身边的马五丫低头抿嘴闷笑不已。 “五分钟的时间给你们各自商量。五分钟之后,露水也少了,我会以身作则在前面带队解决危险。” “同志们,千万别乱跑。不听从指挥瞎来四处乱跑的小同志,一旦被长虫咬了,队里是不给医药费的,可懂?” “懂!” 刹那间想起稚嫩的异口同声。 关平安表示很满意,小手一挥,留下马五丫维持现场秩序,她先从土道上一跃而下进入草甸子。 目标——长虫与野鸭蛋。 没点甜头,如何能指挥一群小同志乖乖听话?这就是典型的打一棍子给一粒枣,必须激励士气。......

    下一章提要:...子的。”关有寿叹了口气。 “爹,我爷爷是稀罕你的。不然他不会再三拜托梅爷爷。” “是啊,稀罕。” 说完,关有寿靠在那儿闭上双眼。可要是换成他的话,就是再苦再累再危险,他也不会让一对儿女离开身边半步。 假如连自己都担忧护不住孩子,那还有谁能值得深信不疑。或许他就看中了先生无儿无女,但那是乱世。 这种自以为是的父爱,他真要不起。 不知是池水的因素,还是倒出了心里的某些话,关有寿难得地泡在池水内,一闭目养神结果真睡着了。 关平安见状立马将一旁闹钟指定的分针给调到六点。冻着?不会的。她就有几次泡着泡着泡睡着。 有幸进了一次小葫芦却未知的叶秀荷一早醒来,只见她闺女已经在院子一动不动地扎马步。 “你爹人呢?” “哦,去跑步了。” “咋这么早?”叶秀荷说着捂嘴打了一个呵欠,也没起什么疑心,继续快步去往后院茅房。 关平安对着她娘的背影,连忙拍了拍自己胸口。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更是瞄着前面正房几扇窗户。 难道是错觉? 穆休那坏小子居然还没醒。 是的,昨晚不止你忙,大家都好忙的。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齐景年终于动手。 在关有寿一对父女忙着杀猪之时,与黑子混熟的齐景年独自一人也溜出西屋后,从后院出了门。 接二连三的,他从关平安手上要来的测试药粉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从进关有禄的院子到背着麻袋出来前后没有五分钟。 马家人的祖坟处于北山偏西的其中一处山坳地带。轴中心的话,恰恰对......

    本章精要    抛去这些不愉快的话题,关有寿一边帮着顺手收拾成灰的信纸,一边又绕出其他话题让他露出笑容。

        唉……能一心一意为他着想、为他打算的长辈不多,他关有寿是真舍不得让人家委屈一丢丢的。

        “你说叶老五到现在收到消息了没有?不用拆开信封,我都能猜得出老梅一定会捅他伤口。”

        别瞧着梅老头一派行事光明磊落的鸟样儿,可再也没有比他关义更清楚就他最爱再心里记小本本。

        不然他关义之前为何要告状不可?让你个老王八蛋玩字面上的游戏,居然不替他家小主子伸张正义。

        还有谁能比老丈人为老姑娘直接出面撑腰更有理?还有谁能比老丈人多关照唯一的姑爷更有立场?

        越是了解的越多,梅大义的心里越是对叶五爷多了埋怨。他可不会忘记那几年饥荒之时,他到底寄出多少东西。

        叶老五是回绝了其他人的包裹,可并没拒绝以梅白丁的名义寄出的东西。说是姑爷坚持拒绝,但能逼得孩子闯深山。

        可想而知是个什么情况。

        是,他家小主子是不想欠恩情,性子也够倔的。可你叶老五真要想法子强塞的话,办法自然多得是。

        还真以为他关义看出去在试探的同时,也压根多少没将这姑爷放在心上。还说什么最后都会落到刘玉香手上。

        好在多多少少有补贴上两个孩子身上,也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