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蹭住、声势和敲竹杠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如果可以,陆绾恨不得扑上去抱着张寿欢呼一声,因为他压根不指望老爹会对他说实话。而且,他习惯性地觉着张寿做事往往出人意料,和他爹联手坑他一把,目的应该不会那么单纯。可他没想到,这么一件事的目的竟然就很单纯。

    而等到他和张寿并肩骑马离开公学时,他就得知,张寿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让那些初学排字的学生们能够真正上手一次,至于那位执笔的唐解元……

    人是被江阁老致仕给吓住,所以才在陆绾下帖延请到公学来挂名当个老师时,赶紧满口应下,对陆绾的其他要求当然也不敢拒绝。否则,以唐铭作为谢万权师兄,骨子里比人更高傲的那份性格,又怎么会去把一群艳姬主演的《金陵艳》写成书?

    “你那老爹为了保密,关了这位唐解元一个月的小黑屋,人除了每天清晨出来放风,除了吃饭睡觉全都在写,一个月下来,原本还算是俊朗挺拔的唐解元直接瘦了一圈,本来他还要求不能署真名,但拗不过你爹,不得已署了一个唐字,结果你爹还是派人去宣传了一番。”

    “否则,就算你的人再擅长钻营,也不可能这么快找到这来。”

    张寿说到这里,见陆三郎笑得狡黠得意,他也懒得问人是自己参透,还是有人点拨于是使其醍醐灌顶,对着后头那两位还在嘀嘀咕咕的世家公子叫道:“张琛,朱二郎,你们也赶紧回家去吧,一走就是几个月,家里人肯定也都想你们了,有什么其他话明天再说。”

    张琛和朱二齐齐朝着陆三郎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最后不约而同哼了一声,继而就招呼了自己的护卫,对张寿拱拱手道别后拨马便走。

    他们这一走,被剩下来的蒋大少顿时就有些傻眼了。他倒不愁在京城没处落脚,就凭他带的钱,包下京城任何一家大客栈那也能住一年半载。再说姻亲苏州华家的当家华四爷尚且也在京城,他实在不行还能去苏州会馆借住一阵子。

    至于曹五等人如今占据的外城那座菜园子,也就是外城最热闹的兴隆茶社附近,也不是找不到可供他落脚的下处。

    可是,他此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念头,哪来的勇气,竟然策马靠近张寿另一边,见阿六瞥了他一眼就稍稍放慢马速让了一个空位给他,他就满脸堆笑地凑上前说:“张博士,我在这京城人生地不熟,再加上又素来没什么经验,一个不好说不定就被人骗得连家都不认识。”

    “要是可以的话……能不能让我在您那儿借宿一阵子?当然,若是不方便就算了。”

    蒋大少到底胆小,更做不出死皮赖脸硬是要蹭住的事,末了还特意加了一句解释。果然,他随之就只见张寿另一侧身边的陆三郎有些惊讶地瞥了他一眼,继而竟是趁着张寿也在打量他的机会,在张寿背后悄悄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虽说不知道这到底是表示赞赏,还是表示讽刺,但蒋大少也顾不得想这么多,只是不安地等待张寿的回答。终于,他就只见人对自己呵呵一笑。

    “你既然都说人生地不熟了,那我要是再把你往外赶,你不是要露宿街头?张园大得很,你就带人过来住几日吧。”

    听见这话,蒋大少登时喜形于色,而他带来的那些护卫和随从们也又是意外又是惊喜。主仆一行人都没想到张寿会这么好说话,当下蒋大少带头道谢不迭,其他人绞尽脑汁凑趣,感激的话说了一箩筐,最后还是陆三郎看不下去这低水平的奉承,使劲咳嗽了一声。

    “张园人少地方大,所以容纳你们一行人绰绰有余,但小先生这人随兴,我可有一件事必须要提醒你们。”

    陆三郎眉头一扬,随即神秘兮兮地说:“张园从前是庐王别院,这宅子虽不能说是凶宅,但各种各样的地道密室却是不少,我家小先生那是光明磊落的人,探明的全都上报了皇上,可难保还有遗漏的。你们住下之后,要是屋子里有什么动静,可千万警醒一点。”
<



(第1/3节)当前1032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如果可以,陆绾恨不得扑上去抱着张寿欢呼一声,因为他压根不指望老爹会对他说实话。而且,他习惯性地觉着张寿做事往往出人意料,和他爹联手坑他一把,目的应该不会那么单纯。可他没想到,这么一件事的目的竟然就很单纯。

        而等到他和张寿并肩骑马离开公学时,他就得知,张寿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让那些初学排字的学生们能够真正上手一次,至于那位执笔的唐解元……

        人是被江阁老致仕给吓住,所以才在陆绾下帖延请到公学来挂名当个老师时,赶紧满口应下,对陆绾的其他要求当然也不敢拒绝。否则,以唐铭作为谢万权师兄,骨子里比人更高傲的那份性格,又怎么会去把一群艳姬主演的《金陵艳》写成书?

        “你那老爹为了保密,关了这位唐解元一个月的小黑屋,人除了每天清晨出来放风,除了吃饭睡觉全都在写,一个月下来,原本还算是俊朗挺拔的唐解元直接瘦了一圈,本来他还要求不能署真名,但拗不过你爹,不得已署了一个唐字,结果你爹还是派人去宣传了一番。”

        “否则,就算你的人再擅长钻营,也不可能这么快找到这来。”

        张寿说到这里,见陆三郎笑得狡黠得意,他也懒得问人是自己参透,还是有人点拨于是使其醍醐灌顶,对着后头那两位还在嘀嘀咕咕的世家公子叫道:“张琛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