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陪客和眼光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还能这么算?

    当张寿这么振振有词地一算,别说皇帝愣了一愣,就连刚刚作壁上观的勋贵们,也都不由得呆了一呆,等发呆过后,他们就齐齐哄笑了起来。对于张寿,在场总共五位勋贵,最熟悉他的是渭南伯张康,其次是襄阳伯张琼,然后才是怀庆侯张景洲。

    渭南伯张康结识张寿于听雨小筑,接下来不但带张寿看过太祖皇帝梦天帝后留下的球仪,还给张寿出过一个解开太祖密匣文字锁的绝顶难题。而张琼因为儿子张大块头,也就是张无忌作弊事件,和张寿不打不相识,也算是相对熟悉他的性情。

    而等到怀庆侯张景洲,虽说他儿子张陆是张寿的学生,但他也就是逢年过节遣人送礼,自己对张寿的熟悉程度仅限于在张寿寥寥几次上朝的时候见过面,单独说话绝对不超过五指之数。印象最深的……嗯,那就是张寿是老上司赵国公朱泾的未来女婿,仅此而已。

    至于定陶伯张谦、临汾伯张无熙,他们对张寿的了解那更是比寻常京城百姓多不到哪去。除了张寿那几桩轰动京城的事,他们对人可谓是一无所知。

    所以,张寿这五对五的描述,他们笑过之后,怀庆侯张景洲就忍不住打趣道:“岳山长好像还不算是文官吧?唐解元也是一样,他虽说是顺天府乡试的解元,可终究只是个举人。”

    “太祖皇帝有言,地方治学者,若立学堂教授正学,门生上百,师者五人,则山长视同七品。”这一次,说话的人是皇帝。见张景洲被自己说得一愣一愣,他就唏嘘不已地继续说道,“而太祖年间,天下进士稀少,能考中举人者,入京进国子监,又或者入部院实习,往往直接授官。所以从这一点来说,岳卿和唐解元说是文官,也不为过。”

    居然还能这样解?

    这一次,诧异的人变成了张寿。他只不过是强行诡辩,拉平一下文武比例,其实自己也知道岳山长和唐铭算不上文官——而严格意义上来说,陆绾这个已经交出兵部尚书之职的现大明公学祭酒,同样不是官。

    就连祭酒这样一个名头,都是皇帝为了表彰陆绾的魄力,给他破格加上去的,甚至还保留了其曾经的品级和待遇。

    而皇帝都亲口做出了解释,谢万权就只见自己的师兄唐铭那张脸,此时涨得通红,着实精彩极了。想来平生能够有一次让皇帝为自己说话的机会,不管是谁都心情兴奋。可相较之下,谢万权只觉得自己坐在这满楼大人物中间,着实有些格格不入,不禁很想溜下楼去。

    可就在这时候,他听到底下传来了陆三郎的声音:“刘老先生,您慢点儿。”

    随着这声音,陆三郎搀扶着一位老者上了楼梯出现在众人面前。只不过,只看那老者步伐矫健,身姿笔挺,任凭是谁都能看出来,陆三郎那搀扶不但没必要,而且只是做样子。果然,人上楼站稳之后,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径直上前长揖行礼。

    而皇帝则是眉头一挑,立刻一推身旁的四皇子道:“四郎,去把刘老先生搀扶过来,让他挨着朕坐。”

    “臣万不敢当。”刘志沅笑呵呵地再次行了礼,见四皇子竟是执拗地抓住了他的胳膊,他低头看了人一眼,这才无奈地说,“皇上别忘了,臣曾经在朝的时候,一大堆人都说臣煞气重,血气更重,否则也不会有断头刘这种名声。臣一个煞星挨着皇上坐,不大好吧?”

    “都说治乱世当用重典,朕却觉得,治世也当如此,否则一而再再而三地宽泛下去,重罪轻刑,长此以往,不少人就都抱着侥幸之心。再说,你杀的都是当死之人。”

    皇帝对四皇子招了招手,见人死活拖着刘志沅过来,按了这位老先生在自己右手边的位子上坐下,而张寿和朱莹则坐在了自己的正对面,他左手边的位子却空着,他就又看了四皇子一眼:“四郎,你再去自己请两位客人过来相陪。至于选谁,你自己看着办。”

  &nbs



(第1/3节)当前1040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还能这么算?

        当张寿这么振振有词地一算,别说皇帝愣了一愣,就连刚刚作壁上观的勋贵们,也都不由得呆了一呆,等发呆过后,他们就齐齐哄笑了起来。对于张寿,在场总共五位勋贵,最熟悉他的是渭南伯张康,其次是襄阳伯张琼,然后才是怀庆侯张景洲。

        渭南伯张康结识张寿于听雨小筑,接下来不但带张寿看过太祖皇帝梦天帝后留下的球仪,还给张寿出过一个解开太祖密匣文字锁的绝顶难题。而张琼因为儿子张大块头,也就是张无忌作弊事件,和张寿不打不相识,也算是相对熟悉他的性情。

        而等到怀庆侯张景洲,虽说他儿子张陆是张寿的学生,但他也就是逢年过节遣人送礼,自己对张寿的熟悉程度仅限于在张寿寥寥几次上朝的时候见过面,单独说话绝对不超过五指之数。印象最深的……嗯,那就是张寿是老上司赵国公朱泾的未来女婿,仅此而已。

        至于定陶伯张谦、临汾伯张无熙,他们对张寿的了解那更是比寻常京城百姓多不到哪去。除了张寿那几桩轰动京城的事,他们对人可谓是一无所知。

        所以,张寿这五对五的描述,他们笑过之后,怀庆侯张景洲就忍不住打趣道:“岳山长好像还不算是文官吧?唐解元也是一样,他虽说是顺天府乡试的解元,可终究只是个举人。”

        “太祖皇帝有言,地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