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压床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这天晚上,苗雪萍睡不睡得着林朔不知道,反正林朔自己肯定是睡不着了。

    按照江南这边的风俗,婚房的床,头天晚上是新郎和新娘的兄弟两个人睡,这叫压床。

    兄弟,还得要求是没结婚的。

    所以林朔这天晚上,是跟两个大男人躺一张床上。

    左边是苗成云,a

    e没有亲兄弟,师兄弟就代替了。

    右边是曹冕,狄兰也没有兄弟,干兄弟代替。

    原本就是特制的大床,三个人睡倒是不挤,林朔睡不着觉,主要是心事重。

    刚才在苗雪萍的婚礼上,林朔可以确信,父亲林乐山和母亲云悦心,都来过。

    父亲来,他是感觉到的。

    而母亲来,他是意识到的。

    那几秒钟的时间,万籁俱静,在场所有人都被定住了身形,甚至除了自己和云秀儿,还被锁住了意识。

    那几秒钟,对他们而言其实就是被悄无声息地抹去了,根本意识不到反常。

    当时在场的可不是一般人,要么是猎门九大家的家主,要么门里其他行业的至尊级人物,论修为都是华夏门里顶尖的存在。

    能做到这一点,除了自己的亲娘,林朔想不到第二个。

    娘肯定来过,这至少算两件好事。

    第一件好事,娘还在,而且她的情况不算非常糟糕,所以能来这么一趟。

    第二件好事,老爷子的英灵,应该是娘亲自护着,所以才没进入追爷,两人算是在一块儿。

    要是一般人站在林朔目前的角度,可能也就想到这两点了,可林朔不是一般人,他也知道有关娘亲这件事情的困难程度,所以他必须要想得更多。

    既然娘是可以这种方式来的,那为什么之前自己察觉不到,只能通过偶尔几次托梦,才能隐约感觉到娘亲的存在?

    非要到脑中的神念屏障被人破去之后,自己修行了云家传承,才能意识到娘亲来了。

    那是不是有可能,娘其实有好几次就这么来过,只是自己要么是没悟灵,要么是悟灵了神念被封锁,所以察觉不到。

    如果是这样的情况,那么娘,为什么会以这种方式来?

    按照常理,这种方式,显然是不正常的,也应该不是娘自愿的,而是被迫的。

    或者说,她不得不这么做。

    而这种造访的方式,达成的客观效果也很明显,那就是除了掌握云家传承的人,其他人都察觉不到她。

    由此可以推出,在她目前处理的事情上,她不信任除了掌握云家传承以外的任何人。

    当然这种不信任,可以有两种理解,可能是能力上的不信任,也可能是敌我立场上的不信任。

    而她今晚造访,那至少说明,姨娘苗雪萍,她是信任的。

    而且她把这种信任,表达给了林朔。

    这极有可能,就是她今晚造访的原因。

    这就是目前为止林朔能想到的,再往下想,他就感觉自己目前掌握的信息还不够,没什么谱。

    而这些事儿,显然跟身边的两个大小舅子说不着,所以林朔一直没说话。

    林朔不吭声,左边苗成云发话了:

   &n



(第1/3节)当前1201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多数都是近百年间从国内迁出去的,回来无非是落叶归根,不少家族祖宅都还在呢。 楚家的情况不一样,他们迁出去早。 五百多年前,三保太监郑和率领船队下西洋的时候,他们楚家猎人当时作为护卫,就随船下了南洋。 南洋那边兽患猖獗,一部分楚家猎人就留在当地除害了。 后来世事变迁,楚家在国内那支绝户了,南洋那支又历经两百多年迁徙,最后定居在了南美安第斯山脉附近,变成了南美楚家。 而他们家之前的祖地,在湖南,根据如今的猎门狩猎地区规划,是云家的地盘。 所以南美楚家回不去了,得另外找地儿安顿。 至于到底在什么地方,这事儿得听目前的总魁首安排。 楚弘毅如今兜了这么大一圈子,各种欲言又止,其实就是想让林朔划给他们楚家一块好地方。 楚弘毅这人虽然行为举止有点儿特别,可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之前他在门槛攻守中的表现,林朔听自己的两位夫人说起过,四个字能概括,那就是“形同鬼魅”。 这人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跟他交过手的猎人,大多都是一个照面就躺地上了。 表现最好的贺永昌,坚持得稍微久了一点,那也才两个照面。 这是个实打实的强九境传承猎人,楚家修力传承九境大圆满。 论战力,在这一辈猎人中,他几乎可以跟林朔并肩而立。 抛开行为举止这种小节不论,这样强大的传承猎人带领家族叶落归根,自然是一件好事。 所以林朔说道:“你自己有什么想法吗?” 楚弘毅笑了笑:“如今整个华夏之内,在神农架的猎场......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这天晚上,苗雪萍睡不睡得着林朔不知道,反正林朔自己肯定是睡不着了。

        按照江南这边的风俗,婚房的床,头天晚上是新郎和新娘的兄弟两个人睡,这叫压床。

        兄弟,还得要求是没结婚的。

        所以林朔这天晚上,是跟两个大男人躺一张床上。

        左边是苗成云,a

        e没有亲兄弟,师兄弟就代替了。

        右边是曹冕,狄兰也没有兄弟,干兄弟代替。

        原本就是特制的大床,三个人睡倒是不挤,林朔睡不着觉,主要是心事重。

        刚才在苗雪萍的婚礼上,林朔可以确信,父亲林乐山和母亲云悦心,都来过。

        父亲来,他是感觉到的。

        而母亲来,他是意识到的。

        那几秒钟的时间,万籁俱静,在场所有人都被定住了身形,甚至除了自己和云秀儿,还被锁住了意识。

        那几秒钟,对他们而言其实就是被悄无声息地抹去了,根本意识不到反常。

        当时在场的可不是一般人,要么是猎门九大家的家主,要么门里其他行业的至尊级人物,论修为都是华夏门里顶尖的存在。

        能做到这一点,除了自己的亲娘,林朔想不到第二个。

        娘肯定来过,这至少算两件好事。

        第一件好事,娘还在,而且她的情况不算非常糟糕,所以能来这么一趟。

        第二件好事,老爷子的英灵,应该是娘亲自护着,所以才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