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灰色的花!肉质的茎!”

    “灰色的花!肉质的茎!”陆云远走在最前面,他一边走,口中还不住的念叨着杜中付给他们讲述过的灰骨草的样子。

    “噗嗤!”四下里张望的陆云远一个不留神,便觉得脚下一软,身子一下陷入到了烂泥塘中。

    “小心!”杜中付猛的一探身,抓住了陆云远的衣袖,杜中付身后的陆云天也赶忙上前,帮着杜中付要把自己的弟弟拽上岸来,这烂泥塘不知害死了多少前来寻宝的灵士,幸亏杜中付出手的早,如若不然,恐怕陆云远也会被这烂泥塘所吞没。

    “慢点!我的脚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只是眨眼间的功夫,陆云远的双腿已经被烂泥没过了大腿,在被杜中付跟陆云天网上拽的过程中,他觉得自己的脚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哗啦!”随着陆云远的双腿推理泥沼,一具早已经不知在泥沼内埋藏了多少年的骷髅,被陆云远的脚给拖了出来,原来陆云远一脚踏空,正好卡在了那具骷髅的胸腔之内。

    “啊!”陆云远没想到自己的脚竟然带上来这么一个叫人觉得恐怖的东西,他也忘记了哪个老人曾经说过,泥沼中冤死的人会变作鬼魂索命,只要有人经过其葬身的泥沼,那惨死的冤魂便会将过往之人拖入泥沼,只有如此,前一个冤死的灵魂在能够得以解脱,才能够重入轮回。看着眼前的拖上来的骷髅,陆云远打了个冷战,“莫非自己遇到了冤死的灵魂?”他心中想起了那个传说,不由得看着眼前的骷髅不敢在挪动半步。

    “咦?那是什么?”陆云天看着被自己弟弟拖拉上来的那具骷髅,突然有些兴奋的叫道,似乎在那骷髅身上,陆云天发现了什么极有价值的东西。

    “啊!”陆云远也听到了哥哥的叫喊,这才壮起胆子看向了自己脚下的那具骷髅。就见那骷髅的眼窝之中深处两条犹如触角一般的,在那的顶端还有着一朵刚刚绽放的灰色小花。原本这花朵是闭合着的,可是那具骷髅被陆云远拖出泥沼,暴露在阳光之下时,那朵闭合的小花竟然在三人面前绽放开来。

    “灰-——骨——草!”看着骷髅眼窝中盛开的灰色小花陆云远不觉的喜上眉梢,在看到那灰色



(第1/3节)当前588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惫的站在客栈门口时,杜中付的心都颇受感动,更不用提齐源了,一看到自己父亲略显单薄的背影,胖子脸上的嬉笑也不见了踪迹。 “爹!” “源儿!”看到齐源平安无事的出现在自己面前,齐长青心中波涛翻滚,这位一向严肃的父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晶莹的泪珠从那双疲惫不堪的眼窝中汹涌而出。看到自己的儿子完完整整的出现在自己面前,齐长青那颗悬着的心终于得以放下。还好那些绑匪遵守诺言,如若不然齐长青就算是舍弃自身性命,也要令那帮绑匪付出应有的代价。 “爹!我没事!”似乎初次见到自己的父亲流泪,反而搞的齐源有些束手无策之感,扭扭捏捏的像个女人。 “你们好生的聊聊,我出去看看!”杜中付见到这对冤家父子重逢,想给他们留出更多的交流时间。 “别!别走!中付兄弟别走!等会我还有要事与你们商量!”齐源反而阻止了杜中付的善举。 “爹,我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咱们边说边聊!”见杜中付止住了脚步,齐源又将话题扯到了吃饭之上。 “好!”齐长青自然满口答应,不多时他所居住的房间内便摆好了满满一桌子菜,齐源像是一头三天没吃饭的饿狼一般,一副身心扑到了那桌的美食之上,甩开胃口,大肆朵颐。 “对了,爹!您怎么会到了此地?”吃到七八分饱,齐源才想起询问父亲来此的目的。 “哼,我不来,你以为你能回来吗?”齐长青嗔怒道,便将自己知道的一切跟齐源详细的说了一遍。 “什么,这么说我是真的被人绑架了?怪不得那帮家伙手里有咱们的药方!”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之后,齐......

    下一章提要:...也多次没有参加圣兽谷的行动,咱们与其余四支队伍间的仇视自然要弱上许多!” “徐贤弟所言极是,不过即便如此,咱们大家也要小心从事,万一他们之中冲突发生,恐怕咱们也会遭受池鱼之殃,在入谷前的非常时期,一切都要保持低调,万不可因为小冲突而坏了入谷获取灵魄的机会!”于谦顺便提醒了几个领队一句。 “于长老放心,我等早就吩咐下去,在远离那几支队伍的地方扎下了营帐!就是为了防止与他们发生冲突!”那姓徐的人冲着缓缓说道。 几人说话之间,便越过了那道山岭,众人的眼前豁然开阔起来,那颇具神秘的圣兽谷谷口便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相较之下,众人脚下的山岭只能算是侏儒,那圣兽谷的四周均是高耸入云的险峰,而且这些险峰都泛着乌黑的颜色,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那进入圣兽谷唯一的入口,便是几座险峰间天然形成的一道缝隙。这缝隙宽约米的样子,就像是一头巨大的怪兽,张大了嘴巴要吞噬人一般。浓厚的灰色云团紧紧的覆盖着整个山谷,根本看不到谷中丝毫的景象。 逐渐靠近徐姓老者占据的位置,忽然一阵清风吹过,原本还因为见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有些兴奋的杜中付,眉头却紧紧的皱起。 “师父,不对!”杜中付急切的对着郝彤说道,“这营地中有浓重的血腥味道,而且是人血的味道!” 听到杜中付的提醒,郝彤不敢怠慢,鼻子短促有力的吸了两下,想要将空气中的味道仔细的辨别一番,然而他在闻过之后,却是满脸的疑惑之色,“中付,你确定没有辨别错误?”刚才郝彤从空气之中并没有闻到任何血腥的味道。 ......

    本章精要    “灰色的花!肉质的茎!”

        “灰色的花!肉质的茎!”陆云远走在最前面,他一边走,口中还不住的念叨着杜中付给他们讲述过的灰骨草的样子。

        “噗嗤!”四下里张望的陆云远一个不留神,便觉得脚下一软,身子一下陷入到了烂泥塘中。

        “小心!”杜中付猛的一探身,抓住了陆云远的衣袖,杜中付身后的陆云天也赶忙上前,帮着杜中付要把自己的弟弟拽上岸来,这烂泥塘不知害死了多少前来寻宝的灵士,幸亏杜中付出手的早,如若不然,恐怕陆云远也会被这烂泥塘所吞没。

        “慢点!我的脚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只是眨眼间的功夫,陆云远的双腿已经被烂泥没过了大腿,在被杜中付跟陆云天网上拽的过程中,他觉得自己的脚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哗啦!”随着陆云远的双腿推理泥沼,一具早已经不知在泥沼内埋藏了多少年的骷髅,被陆云远的脚给拖了出来,原来陆云远一脚踏空,正好卡在了那具骷髅的胸腔之内。

        “啊!”陆云远没想到自己的脚竟然带上来这么一个叫人觉得恐怖的东西,他也忘记了哪个老人曾经说过,泥沼中冤死的人会变作鬼魂索命,只要有人经过其葬身的泥沼,那惨死的冤魂便会将过往之人拖入泥沼,只有如此,前一个冤死的灵魂在能够得以解脱,才能够重入轮回。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