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这样还不保险!万一他趁着咱们疏松的机会溜出去怎么办?我看既然他们能在洞内布置阵法,那咱们就来个锦上添花,咱们在洞外也设置上一些禁制……”剔骨似乎还不解恨,想出一个更加歹毒的办法。

    “好!我看行!”三个颇为怪异的家伙达成一致,便再也按捺不住,便在洞外悉心的布置起所谓的禁制来。

    三个鬼宗之人的山洞之外的举动尽被杜中付看在眼中,看着三人在洞外费心尽力的给自己与师傅制造着麻烦,刚刚平静下来的心不觉得又紧紧揪了起来。

    “师傅!外面被三个怪物设下了陷阱,恐怕我们出去也会很麻烦!”见郝彤长吁一口气,忙完了对于谦碎骨的处理,杜中付这才走到郝彤的身边,小心的说道。

    “不急!大长老的碎骨已经接好!等长老醒来,休息两日再说!”郝彤并不担心眼下的形式。只要于谦醒过来,他自己便会利用自身的灵气来修复自己受伤的骨骼,用不了几天,于谦的手臂变便能够恢复行动的能力,虽然比不上平时,可是行动起码不会再受到限制。到时候在考虑如何脱险不迟!对于自己布置的防御阵法郝彤信心十足!只要那四枚灵石的能量不枯,就算外面是三个六重天的高手,两天之内也别想攻入洞中。

    看着杜中付一脸不解的模样,郝彤也不说破,只见郝彤从怀中取出一物,在杜中付面前晃了一晃。

    “师傅!您是想……”杜中付看清楚郝彤从怀内取出的正是自己先前交到郝彤手上的那枚灵魄的果实。

    “不错!正好这山洞也算安静,我就在此将这枚果实吞服了!到时候也好给外面的家伙一个惊喜!”郝彤冲着杜中付微微的笑道,这笑是发自内心的最甜美的笑,不错,只要自己能够突破瓶颈,那郝彤日后的修炼必将他上一个崭新的台阶。

    “恩!”杜中付眼中精光一闪,不错,这灵魄的果实并不能存储太多日子,而且随着时间的流失,这果实的效果也明显有所减弱,身为医者的杜中付能够感觉到那种神效的流逝,而作为多年炼丹对药物的药效有着敏锐觉察力的郝彤自然也觉察到了灵魄果实的这种变化。

    郝彤手中拿出灵魄果实的刹那,杜中付怀中伸出雪貂那和圆滚滚的小脑袋,一双精光咄咄的小眼睛,盯着郝彤手中的果实,似乎有着极大的渴望。

    “行了!小家伙就知道吃!等会有你的!”杜中付用右手的食指轻轻弹了一下雪貂的脑门,对于雪貂的这种眼神杜中付十分熟悉,这正是想要吃东西的表现。次从雪貂吞噬了剥皮灵魂形成的精魄之后,小家伙居然一直赖在杜中付的怀中睡了过去。任凭杜中付怎么呼叫小家伙就是不醒,这次也不知道是嗅到了灵魄果实的味道,还是到了醒转的时刻,这小家伙自己从杜中付的怀中跳将出来。

    雪貂落地,杜中付仔细的望了一下这个不断给自己带来惊奇的小家伙,一身的白毛似乎更加的油亮顺滑。雪貂落地之后,先是休闲的抬了抬自己的小爪子,梳理了自己的毛发一番,而后便像是一个得胜归来的大将军一般,缓缓的踱这个步子在山洞内悠闲的晃悠着。

    “真是一只神奇的雪貂!”郝彤口中冒出一句很是羡慕的话来,便拿着那枚灵魄果实走向山洞的更深处。“好好照看大长老!”临走之际,郝彤还不忘嘱托杜中付一声。

    “我知道了,师傅放心就是!”照料病号原本就是杜中付的拿手好戏,就算不用郝彤吩咐,他也不会置大长老于不理。

    “啊……”过不多时,仰面朝天的于谦缓缓的一阵轻微的呻吟之声,看来郝彤的正骨已经初见成效,于谦已经醒转过来。

    “水……水……”于谦口中吞吞吐吐的说出几个含糊不清的字来,杜中付闻言不敢怠慢,赶忙取下身上的水壶,轻轻晃动一下,虽然壶内所剩的饮水已经不多,杜中付依旧毫不犹豫将那水壶送到了于谦的面前。

    两口水落肚,于谦这才睁开双眼,将洞内情形看个清楚之后,于谦才有些疑虑的冲着杜中付问道:“追杀我的那个人呢?”于谦跟杜中付见过几面,自然人认得眼前的少年也是他们学员中的成员,而且是郝彤很是推崇的爱徒。

    “大长老!你醒了!那个人现在就在山洞之外!不过师父布置下了防御阵法,那家伙一时半刻还进不得洞来!”杜中付连忙小心的回复到,,平日里与自己打交道的尽是一些跟自己一般无二的少年,可是当他面对着对着于谦这种领队级别的人物之时,杜中付发觉,似乎这大长老身上并没有众位学友口中的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势。



(第1/3节)当前1170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看了两眼。 “咦!”看着郝彤轻而易举的躲过了自己的杀招,那名黑袍人很是惊讶。怎么最近遇到的蝼蚁一个比一个难缠,倘若天风大陆上的灵士都是如此难缠,那他们宗教进攻整个大陆的计划岂不是也会受到阻挠?看着郝彤从自己手上溜走,这黑袍人微微一怔。 “想跑?哪有这么容易!”黑袍人灵能一提,身影如烟云般轻飘飘的直接朝着郝彤卷了过去。 郝彤险险的躲过黑袍人的一抓,便闪身至那块巨石的背后。 “哼哼!”看着郝彤并没有远遁,而是选择一块巨石藏身之后,那名黑袍人脸上更是露出了戏虐的表情。 “看你还往哪里跑!”看着郝彤躲到石块背后,那黑袍人发出一阵阵的冷笑,就见他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小的弹丸朝着好热闹过藏身的那块巨石便抛了过去。 “啪!”那弹丸碰到巨石猛的炸开,一股股浓黑的雾气便从破裂的弹丸之内涌将出来,片刻之间便将整块巨石包裹起来。 这些黑雾之中是令人麻醉的毒素,他不相信郝彤会不惧怕这些毒素。只要郝彤被麻痹,那就彻底沦为了黑袍人手中的玩物,黑袍人并不想马上将郝彤杀死,就是猫捉老鼠一般,先戏弄够了,而后才施以杀招。 “看你还不出来!”黑袍人正得意的等待着郝彤从黑雾之中窜出,可是令他想不到的却是,在黑色笼罩的雾气之中,突然冒出一股令他自己更感到心悸的恐怖力量。 “不好!有埋伏!”黑袍人这才意识到自己中了郝彤的奸计,正欲跳出圈外,却不想那股凝聚了许久的狂暴力量却适爆发而出。 刷!仿佛一道赤色的闪电当空划下,一柄赤色的刀芒泛着灼灼的火色......

    下一章提要:...在满是血迹的战场之中。 “嗷!”看着满地的残肢碎肉,那蓝衣的俊美青年,脸上一阵剧烈的抽搐,嘴脸竟然夸张的扭曲起来,一阵骇人的杀意从这俊美青年的身上升腾起来。 “二弟!”那青年猛的跪在地上,用双手捧起尚未恢复人形的狼头,眼中血煞之气咄咄逼人。“二弟!倘若让我知道杀害你之人,我定要将其碎尸万段!千嚼百咽方解心头之恨!” “轰!”这蓝色衣衫的男子蒲扇一般的手掌朝着场中的碎肉一抓,就如同平地起了一股劲风,将地面上的血迹一扫而光。那狼人破碎的尸首也被那股力量聚集在起来。 “砰!”那人手掌一翻,地面便呈现出一个深有两米的大坑来。那堆刚刚聚集起来的碎肉便被置入深坑之中。 “二弟放心!我一定会将害你之人的心脏呈现到你的坟前!”大手一抹,那深坑填平。而后者蓝衫男子鼻翼上下动了两下,一双满是仇恨的目光便朝着一个方向望去,而那个方向正是杜中付离开时所走的方向。 “嗷!”这蓝衫男子仰天长啸,居然发出一阵充满悲意的狼嚎。“既然留下了气味,我看你能藏身何处?”似乎自言自语,那蓝色青年眼中寒光一闪,便冲着认定的方向追击下去。 神医学院中,齐源正在杜中付居住的木屋周围匆忙的来回走动着,他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该将杜中付与自己的遭遇告诉郝彤,这两天前来拜会的人颇多,郝彤也被张铁新请到前厅,忙着与来客应酬。齐源既担心杜中付的安全,又怕告诉郝彤反而会惹出更多的乱子。 正在他犹豫不决之时,忽然看到一个人影急匆匆的从外院的小路朝着自己的方向跑了。 “杜......

    本章精要    “这样还不保险!万一他趁着咱们疏松的机会溜出去怎么办?我看既然他们能在洞内布置阵法,那咱们就来个锦上添花,咱们在洞外也设置上一些禁制……”剔骨似乎还不解恨,想出一个更加歹毒的办法。

        “好!我看行!”三个颇为怪异的家伙达成一致,便再也按捺不住,便在洞外悉心的布置起所谓的禁制来。

        三个鬼宗之人的山洞之外的举动尽被杜中付看在眼中,看着三人在洞外费心尽力的给自己与师傅制造着麻烦,刚刚平静下来的心不觉得又紧紧揪了起来。

        “师傅!外面被三个怪物设下了陷阱,恐怕我们出去也会很麻烦!”见郝彤长吁一口气,忙完了对于谦碎骨的处理,杜中付这才走到郝彤的身边,小心的说道。

        “不急!大长老的碎骨已经接好!等长老醒来,休息两日再说!”郝彤并不担心眼下的形式。只要于谦醒过来,他自己便会利用自身的灵气来修复自己受伤的骨骼,用不了几天,于谦的手臂变便能够恢复行动的能力,虽然比不上平时,可是行动起码不会再受到限制。到时候在考虑如何脱险不迟!对于自己布置的防御阵法郝彤信心十足!只要那四枚灵石的能量不枯,就算外面是三个六重天的高手,两天之内也别想攻入洞中。

        看着杜中付一脸不解的模样,郝彤也不说破,只见郝彤从怀中取出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