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呼!”杜中付从烈焰中腾身而出,臂下双翼展开,借着双翼的滑翔,终于落足于一块突起的岩石之上,只不过此岩石也在先前的烈焰焚烧中变得更加松脆。大有一刻不支便化作粉尘的趋势。

    “机灵鬼,怎么回事?”杜中付所问的自然是刚才自己身上传来的银铃声响。银铃声起,那烈焰海中的火焰似有畏惧的主动裂开一条通路,这里实实在在的透着古怪。虽说自己能够拼着气力从火焰中逃生,可那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而火焰中那道通路的出现,无疑叫杜中付省却了不少的麻烦。

    “主人,先前那唐海龙施展血符咒之际,金鼎中的那枚令牌便自己震动不已,刚才的声响就是这令牌震动所发出!”机灵鬼此刻也是心惊胆寒,万一自己跟杜中付陷身火海,那他的魂体虽然存在于药鼎之中,也难逃消亡的命运。一番挣扎下来,杜中付身遭的灵气护照已经残破不堪,烈焰海中的火焰消耗的灵气颇为巨大,若不是杜中付丹田内的灵气不受此处规则的压制,说不定一向以控火著称的杜中付也会在此地的烈焰海中化为灰烬。

    “烈火宗的开宗令牌?”杜中付诧异,五形令牌现均在自己的手上,对于这五枚令牌的具体功用杜中付并不知晓,想不到唐海龙在烈焰空间内施展功法之际居然能够引起令牌的共鸣,此枚令牌居然有着辟火之功用,这大大的出乎杜中付的意料,看来这令牌除却是各大宗主的遗留之外,其本身还孕育着非常奇妙的作用,只不过这些令牌一向被人视作圣物摆在供堂,对其所具有的神妙作用没有发掘出来罢了。若烈火宗的开宗令牌有辟火的功用,其他的四枚令牌呢?此个想法只是在杜中付的脑海中一闪而逝,毕竟刚从烈焰海中挣脱出来,对于烈焰空间内的变故杜中付还没有一个确定的认识。

    “呼!”深吸一口气,杜中付望向刚才火浪滔天的烈焰海,许是唐海龙已经身陨的缘故,其释放出的灵咒威力已过,在数道烈焰形成的火浪冲过地面之后,其磅礴的气势也渐渐缓了下来。火浪流动,回归大海,只不过刚才杜中付他们曾经站脚的海边却遗留着着岩石被烧焦的痕迹。

    “咔咔!”随着一声清脆的金属鸣响,双臂之下的翅膀消失不见,迅速的融入到身上的铠甲之中,刚才在抵抗火浪之中,自己的铠甲却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不但使得杜中付逃脱的速度加快,更令其凌空的时间大大的增长。

    “人呢?难道他们都被这烈焰化成了飞灰?”杜中付静静的站在岩石之上,疑惑的望着远处的景象,在火浪临身之际,杜中付都能依靠着灵气护罩抵抗烈焰一会,可叫他想不通的是,作为步入先天之境的唐海龙跟烈火宗的三大长老,为何在被火焰吞没的时刻身上居然没有丝毫灵能的绽放?“难道他们就甘心葬身火海?”自始至终杜中付都不清楚烈焰空间之内还有压制灵气的作用。

    像唐海龙这般修为的高手却丧身在烈焰海中,无论如何都叫杜中付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另外对于赤熊的下落杜中付更是在意,似乎那烈焰之气虽然厉害,但是有着乾坤葫芦在手



(第1/3节)当前718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中的中心地带飞奔而去。 杜中付此时虽然见到了赤熊的身影,但是大脑仿佛被石化了一般,呆呆的望着这诡异的世界,不知道这到底是一出怎样的存在。 “精灵鬼,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为何里面的东西如此的诡异?”沉寂片刻,杜中付忍不住开口询问道。既然那赤熊一心要进入此地,杜中付觉得作为魂体的机灵鬼很有可能也识得这怪异的世界。 金鼎中的机灵鬼似乎也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撼,在杜中付问出之后,他并没有像往常那般立即给出答案,而是在思考一段时间之后,才不敢确定的说道:“看这天地且未成型,似乎跟传说中的小天地有些相像,不过即便是所谓的小天地,恐怕此处也是一个破损了的天地!” “小天地?什么是小天地?”到了眼下,杜中付不得不佩服魂体的博知,似乎在天风已经失传的一些记载,在魂界当中依旧存在。 机灵鬼再次深思片刻,语气颇有些凝重,“这小天地据说是修为突破到极高的境界,而且拥有控制时空之力的强者开辟出来的!也可是称之为一种领域,在制片领域当中,那开辟者便是此个世界的王者!只不过看眼下这小天地的景象像是在被开辟出来的初期,便遭受到了某种破坏,从而形成了此处怪异的世界!” “强者开辟的领域?”杜中付彻底的无语,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修为到达一定程度的强者竟然能够开辟出一片天地。那该是什么样的强者才能开辟出这么一块巨大的空间来?“烈火宗居然有这么一处秘密的存在?”千年底蕴,果真不俗。 “不知道那赤熊来此是何目的?难道你所谓的烈阳之气会存在于这片天地当中?”杜中......

    下一章提要:...德的机会,作为大洲国显赫势力的烈火宗岂会轻易放过。 “呵呵......大胆妖孽,你以为今日还能逃出烈火宗的宗地?”那青色衣衫的长老见到机灵鬼竟然对他口吐人言,倒也有些吃惊,“原来魂体是能够说话的?”对于魂体这种奇异的生物,此长老也是头一次遇到。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在众多弟子面前装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来。 “你是找死!”机灵鬼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眼前的青衣长老,神魂凝结成的身体之上一股强劲的威势渐渐显露出来,若按照机灵鬼原来的性子,早就不顾一切的打开杀戒了,可是被功德石驯化之后,对待天风生灵却难爆发出杀意,但是现在杜中付身处不妙,却因自己身为魂体引起,倒令机灵鬼多出了一份担当。 “呵呵......无知妖孽,此时还敢威逼与我,告诉你们,今晚你们插翅难飞!” “嗡嗡......”像是验证那青衣长老所说之话,他口中话音刚落,就听到烈火宗之上的空气中传来阵阵犹如狂蜂展翅的震动。 “呼!”伴随着突起的轰鸣,就见整个烈火宗的范围之内突然显现出一个巨大的能量护罩来,将烈火宗所处的地域悉数笼罩起来。 “护宗防御阵!”见到半空中那厚实无比的能量罩,杜中付脱口叫出声来,对于眼前的防御阵法他并不陌生,当日自己跟齐源参加神医学院的考核,将学院的那枚开宗令牌送至外院时就见过此种防御阵法的厉害,按杜中付当时的认知来看,即便是先天境界的灵士也难以破开那护罩的防御,当然能够撑得起如此大范围且效果显著的阵法,其中消耗的灵石是难以估计的,说不定这一个开启便耗去了数百枚中品的灵石。 ......

    本章精要    “呼!”杜中付从烈焰中腾身而出,臂下双翼展开,借着双翼的滑翔,终于落足于一块突起的岩石之上,只不过此岩石也在先前的烈焰焚烧中变得更加松脆。大有一刻不支便化作粉尘的趋势。

        “机灵鬼,怎么回事?”杜中付所问的自然是刚才自己身上传来的银铃声响。银铃声起,那烈焰海中的火焰似有畏惧的主动裂开一条通路,这里实实在在的透着古怪。虽说自己能够拼着气力从火焰中逃生,可那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而火焰中那道通路的出现,无疑叫杜中付省却了不少的麻烦。

        “主人,先前那唐海龙施展血符咒之际,金鼎中的那枚令牌便自己震动不已,刚才的声响就是这令牌震动所发出!”机灵鬼此刻也是心惊胆寒,万一自己跟杜中付陷身火海,那他的魂体虽然存在于药鼎之中,也难逃消亡的命运。一番挣扎下来,杜中付身遭的灵气护照已经残破不堪,烈焰海中的火焰消耗的灵气颇为巨大,若不是杜中付丹田内的灵气不受此处规则的压制,说不定一向以控火著称的杜中付也会在此地的烈焰海中化为灰烬。

        “烈火宗的开宗令牌?”杜中付诧异,五形令牌现均在自己的手上,对于这五枚令牌的具体功用杜中付并不知晓,想不到唐海龙在烈焰空间内施展功法之际居然能够引起令牌的共鸣,此枚令牌居然有着辟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