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石笼即锁。

    铁面小子也就无处可逃。

    屠天选择立刻将丁火杀掉,而是举手向周遭观众示意,随即得到三万多名观众的热烈响应,一时之间,各种呼喊声响彻云霄,无非是提供各种刑法建议。

    有人说要把铁面小子埋在地底,活活闷死,有人说将之直接挤爆,变成一滩烂泥,有人觉得应该从脚挤到头,像是碾稻谷那样,一分分、一寸寸的从脚趾碾到脑袋,看铁面小子哀号至死……

    总之,奇思妙想,不绝于耳,如果这些富商贵族,肯把这份心思,花在读书上,他们之中,肯定会出几个一国之宰。

    “好!我这就把铁面小子挤成肉酱!”

    屠天大声回应观众们的想法,似乎他是个大明星一样,可能是太久没有上场角斗,有些怀念这种气氛吧,也可能是太轻易的,就将丁火逼到濒死绝境,颇有些踌躇满志。

    于是,屠天并没有注意到,在石笼之内,丁火的原力等级,正在悄悄变化。

    在向观众求得意见之后,屠天又是一记沸石拳,准备收紧石笼,将丁火挤成肉酱。

    也就在这一刻,石笼之中,忽然有两道细微之光闪过,倾刻间就刺破石笼,冲了出来。

    屠天看到那微光,就是一愣,但其反应,却是不及水银那般速度,只是来得及,稍稍侧一下身子,躲过其中一道,就被另外一道,击中胸口。

    噼啪!

    电光爆响在屠天胸口,不过那雷电之光,先是被石柱阻拦,再中屠天时,威力已经削减,而且击出雷光这一式,毕竟只是人阶中级的威力,屠天却拥有八级原力在身,于是,也只是让屠天胸口痛剧,伤口焦黑一片,又退了几步。

    但小小一次伤害,却让屠天惊愕。

    更让他不解的事情,还在后面。

    轰!

    石笼之内,爆开冲天雷光,石柱纷纷破碎,碎石残柱四下纷飞,很是一副山崩地裂的场景,但激发这般变化的,不是精擅沸石拳的屠天,而是丁火。

    丁火掌中,犹有雷光缠绕,他立在那里,巍然不动,身旁碎石崩飞,烟尘四起,其姿态,颇为夺人眼球。

    至少这一刻,屠天就瞪大了眼睛。

    因为丁火竟然是……七级原力!

    屠天可以清晰感应到,七颗原力之珠,在丁火体内盘旋不休,将庞大的原力,提供给丁火使用。

    不是四级……,不是六级……,竟然是七级!

    这一刻,不止是屠天,就连六层高台上的陆上,都霍然站起,完全不知道丁火究竟用了什么魔法,将他的原力等级,又诡异至极的提升一级!

    屠天颇有些茫然。

    如果说,从猎人金币那里得来的消息,有关丁火用来提升原力等级的武技,只能持续十分钟,这个消息,有错谬,也就罢了。

    毕竟角斗士哪个不是狡猾如狐,怎么可能将这么重要的信息,随便透露,铁面小子在这一项上,留有后招,也不是很难接受的事情。

    屠天也准备了另外一手武技,用来应付丁火的天火变。

    可是,此刻的丁火,不是四级原力,不是六级原力,竟然是七级原力武者,这就让屠天觉得高深莫测,难以理解了。

    刚才连续三场角斗,竟然也没逼出丁火的这一招后手?

    这铁面小子,心机深沉至此?

    这个家伙,究竟有没有其他底牌?

&nb



(第1/3节)当前1183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银紧逼不放,丁火只好后退、再后退。 转眼之间,又被逼到了另外一处死角,勉强以火影傀儡术逃脱之后,水银却像是附体幽魂那样,又追了过来。 这可真是狼狈不堪。 虽然丁火之前的角斗,往往都会弄到很狼狈,但那时几乎都是心中有定数,在等待机会,可是现在面对水银的冰封予法,丁火真是一个无可奈何。 怪不得阿米提起水银,也只说一个‘扑实凝重,无隙可趁,唯有以坚破硬,拼死对攻’。 阿米不懂武技,他只是看过水银的角斗,而只要见识到水银的作战风格,那么就可以很容易得出这个结论。 而在五层圆环上的观众们眼中,就看到水银上场后,就化出层层冰涛水浪,接连不断的涌向铁面小子,虽然声势不显,但胜在连绵不绝,这不,铁面小子被逼得东逃西窜,这一刻,又被逼入死角。 虽然场面不是很惨烈,但是,比起上一场,还是有气势多了啊! “上啊!上啊!撕碎了铁面小子!” “水银,我押你这场赢,快点干掉铁面小子!” “呜啦!铁面小子要死翘翘了!” 各种乱哄哄的喧嚣声,直冲天宇,观众们群情激愤,似乎恨不得亲自下场去弄死铁面小子。 而重新被逼入死角的丁火,却是完全听不清这些叫嚷声,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水银身上。 已经过去了三分钟。 嗜血光环的使用时间,不能再浪费,否则之后的角斗,不战也输。 所以,拼了! 丁火心意已决。 面对翻翻滚滚冲来的冰潮,他骤然将手中火焰长棍,敲击在地面,流金之焰构成的长棍,顿时炸裂,而长棍击地处......

    下一章提要:...在屋子里摆满了冰,你就要烧了这么大一堆的火。”阿米指着石屋之中的那盆火。 血腥斗场在南蛮沙漠之中,本来就炎热,丁火却又在屋子里烧起火来,以至于阿米此刻额头汗珠滚滚。 “你继续练吧,我快要被烤干了。”阿米交待完所有事情,就避之不及的离开了。 只剩下丁火对着雄雄燃烧的火盆,若有所思。 论起火势之凶猛,天坑之中用来焚尸的那股天外之火,才称得上焚铁融金,如果可以在天坑附近修炼‘本源术’,进境岂不是飞快? 但角斗士不可能随意离开角斗场,不过,角斗场之内,确实还有一处地点,是与天坑有联系的,那就是内环区地下三层的深渊,深渊最内,极寒之处,却有奇异火焰丛生,那是否就是天坑之火? 丁火冥思苦想的时刻。 外环区,血腥斗场最豪华的房间里,阿米以为正在昏迷中的破军王子,此刻却在大吼大叫,扯下墙壁上的挂画、摔碎琉璃灯盏、把猩红色手织金丝地毯,扯得飞飞扬扬,仿佛一只狂暴嗜血的猴子。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我要杀了那个铁面小子!不,我要一点一点切碎他,我要找十个男人干死他!为什么不能!为什么!” 破军王子的疯狂变态,把两个站在门口的侍女,吓到浑身颤抖,俏脸煞白,恨不得转身就逃,但又不敢如此,因为血腥斗场最高权利者陆虎,也在这个房间中。 陆虎皱着眉头,看破军王子发疯,不禁要感叹风卓祭祀研制出的九号圣水,如此神奇,几天前还病秧秧躺在床上,离死不远的破军王子,这一刻活蹦乱跳的,像是一只疯狗。 “为什么!是他和那个贱人一起害我的......

    本章精要    石笼即锁。

        铁面小子也就无处可逃。

        屠天选择立刻将丁火杀掉,而是举手向周遭观众示意,随即得到三万多名观众的热烈响应,一时之间,各种呼喊声响彻云霄,无非是提供各种刑法建议。

        有人说要把铁面小子埋在地底,活活闷死,有人说将之直接挤爆,变成一滩烂泥,有人觉得应该从脚挤到头,像是碾稻谷那样,一分分、一寸寸的从脚趾碾到脑袋,看铁面小子哀号至死……

        总之,奇思妙想,不绝于耳,如果这些富商贵族,肯把这份心思,花在读书上,他们之中,肯定会出几个一国之宰。

        “好!我这就把铁面小子挤成肉酱!”

        屠天大声回应观众们的想法,似乎他是个大明星一样,可能是太久没有上场角斗,有些怀念这种气氛吧,也可能是太轻易的,就将丁火逼到濒死绝境,颇有些踌躇满志。

        于是,屠天并没有注意到,在石笼之内,丁火的原力等级,正在悄悄变化。

        在向观众求得意见之后,屠天又是一记沸石拳,准备收紧石笼,将丁火挤成肉酱。

        也就在这一刻,石笼之中,忽然有两道细微之光闪过,倾刻间就刺破石笼,冲了出来。

        屠天看到那微光,就是一愣,但其反应,却是不及水银那般速度,只是来得及,稍稍侧一下身子,躲过其中一道,就被另外一道,击中胸口。

        噼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