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怎么办……?

    自从成为角斗士之后,丁火第无数次感觉到无可奈何,但之前做过的所有选择,都不如今天这样艰难,现在他能怎么办?

    任由阿米和流风去死?那不可能,他做不到。

    干掉破军王子?也是找死,何况,未必杀得掉,破军王子身边是十天王之一的金币,六层高台之上,还有竟技场中斗士陆虎,这种场面,怎么应付?

    “贱奴隶,快点,给我踩碎大头小子的的一只手!要左手,左手!”破军王子兴高采烈的说,他指着阿米说。

    金币呵呵笑得很憨厚,眼中却掠过厉光,身为十天王,却被称做‘贱奴隶’……

    看金币不动,破军王子指着他的鼻子大叫:“你听不懂人话么?我叫你踩断他的手,听到没有,踩啊!我早就付给你十万金币,你赢了这一场,是替我赢的,我让你怎样,你就要怎样!”

    金币看着破军王子,眯起了眼睛。

    咳!

    这时一声咳嗽声,从天而降,轰隆坠地,声震四野。

    这声咳嗽,让金币的眼皮,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他知道那是谁,整个血腥斗场,能凭着一声咳嗽,就让他心生惧意的人,只有斗士级别的陆虎,血腥斗场,唯一一个斗士。

    金币默然抬脚,踩向阿米的右手。

    “金币!”丁火忽然叫着,“和我决斗!如果我赢了,他们就是我的!”

    金币抬头看看丁火,微笑着摇头:“我还想在竟技场多活几年,我拒绝。”

    说着,金币的脚落下,喀嚓,阿米的手臂,弯折成了奇怪模样,阿米嚎一声嚎叫,痛得浑身抽搐,眼泪和鼻泪一起冒了出来。

    即便这样,阿米还在叫:“丁火,别管我,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我是疯祭祀的人!”

    “哟哟哟!”破军王子跑到阿米身边,瞧着阿米的模样,一脸的怜惜,又用手摆弄阿米的断手,疼得阿米不住尖叫,破军王子一脸陶醉的说:“叫得像是个被我破过的小姑娘,再叫几声,来,多叫几声啊!”

    我……操!

    丁火闭起眼睛,耳中全是阿米的痛叫声还有破军王子的疯狂笑声,他脑子里、心里,像是沸腾了的油锅,一种几乎能够冲破头顶的情绪,快要把他弄爆炸了。

    宠物蛋!悄悄出现!

    嗜血光环!激发!

    天火变!一转至九转、再九转、直至三十六转!炎龙破!

    丁火微闭眼睛,合什双掌,掌中无法扼制的黑色火炎,代表着他的愤怒,那黑色火焰撕裂空气时,发出宛如龙吼般的低啸,那啸声让所有人心脏紧缩,甚至连金币,都露出愕然神色,悄悄退后几步。

    原本事不关已的几个天王,也纷纷站起身来,盯着那个新晋成为天王的铁面小子,拥有如此威力,怪不得能干掉屠天啊……

    只有破军王子,还在丁火面前跳来跳去。

    “打我啊!打我啊!你打我啊!”破军王子歇斯底里的大笑,虽然被那炎龙破的黑炎,弄得连呼吸都不便利了,但他的疯狂笑声,还是那么欠揍。

    ……死吧!

    丁火掌中炎龙破汇聚之时,高台之上的陆虎,也是表情凝重,他举起右臂,一只蓝色翅羽的鹰,从半空落下,抓在他的手臂上,然后,陆虎手中,仿佛从虚无风中凝聚出了结晶,一根通体晶蓝仿佛缠绕着风啸的长矛,神奇出现。

    长矛瞄准了铁面小子,只要他有所动作,陆虎就立刻攻击,斗士级别的力量,足够将丁火对破军王子的任何伤害,扼杀在出手那一刻。

    而丁火掌中的炎龙破,也喷薄欲出,就如同他的愤怒,不可阻挡。



(第1/3节)当前1202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经是个奇迹了,但估计早晚会死,丁火才懒得和一个死人计较。 “汗尼拔的弟弟。”阿米简单说了一句。 咦?丁火停下脚步,惊讶的看着阿米:“汗尼拔做角斗士做到兄弟一起上阵这么有突破性?” “是结义兄弟,不是血肉至亲,但汗尼拔身为角斗士之王,也没人敢惹菲力。”阿米解释了一下。 怪不得如此狂妄自大。 “但是,这么小的年纪,就修炼到四级武者,这个红发小子,也是个人才。”丁火评价道。 听到丁火的说法,阿米用手扶额,表示无奈:“喂,丁火,红发小子虽然才十八岁,但你呢,也不过二十岁吧?你哪有资格说他年纪小。” 呵…… 丁火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两人边走边聊,没多久,已经走到脚下这条街的街尾,是一栋很简单的石屋,只是面积很大,没有过多装饰,和内环居住区其他石屋,没什么差别。 如果不是外面守着的几个角斗士,很难相信这就是角斗士之王汗尼拔的住所。 阿米笑嘻嘻的和那个几个守卫,打了招呼,就领着叶好,进到石屋内。 石屋内很阴冷。 刚刚进入,丁火就感觉到一种阴湿冷气,比之外面的温度,要低上许多,再仔细看看,石屋各个角落,都摆着冰堆,丝丝缕缕的寒气,从冰上散发出来,让整间石屋内,完全感受不到沙漠环境的炽热。 冰在沙漠里,很少见,角斗场之内也有贩卖,价格也非常昂贵。 拳头大小的冰,就要一颗月辉石。 虽然水属武者,也可以体外凝结冰晶,不过,那些冰,是不能食用的,眼前这些,分明就是可以吃的、天然的冰。 ......

    下一章提要:... 斗士,相较于武者,几乎是不可攀跃的天堑。 数量在此刻近乎没有意义。 因为斗士已经完全领悟了原力晶化的奥义。 对汗尼拔来说,此刻完全陷入被动,他的命门,菲力,被陆虎掌握到,如果不做拼死一博,菲力上了角斗场,金币为了讨好陆虎,肯定会让手下将菲力杀掉。 如果去做拼死一搏,他又该如何说服十天王,与他一同疯狂。 虽然汗尼拔一直暗中掌控着六大天王,但是,每个天王,都是在百战余生的佼佼者,无论是心智,还是武力,如果给不出一个足够让他们信服的理由,想必,没人会陪汗尼拔送死吧? 时间在一点又一点的过去。 陆虎召集全部黑衣卫,警戒外环区的同时,也对内环区加紧防范。 而汗尼拔,全无动静,似乎在他被的冰雪石室里,静静死亡了,越是如此,陆虎就越发的不敢放松。 丁火就在这样紧张的氛围中,迎来了他的监禁结束日。 由于深渊底部,被阿米埋了一个大杀器,丁火也不敢任由摇光公主的冰棺,继续留在那里,所以这次浮上来,顺便就将摇光公主,带了上来。 在丁火唤醒摇光公主时,摇光公主异常惊喜,她原本以为自己要睡到世界末日,现在看来,也不过才几十天而已。 “铁面角斗士先生果然很厉害哦!” “你先别急着感谢,我只是觉得那里太危险,已经不太合适居住,给你换个地方……,喂,你别急着把冰棺解开啊。” 回到地底湖岸边,摇光公主就解开了冰棺,这让丁火有些不安。 “没关系啦,随时还可以再封回去的,好久没接触到新鲜的空气,好舒服......

    本章精要    怎么办……?

        自从成为角斗士之后,丁火第无数次感觉到无可奈何,但之前做过的所有选择,都不如今天这样艰难,现在他能怎么办?

        任由阿米和流风去死?那不可能,他做不到。

        干掉破军王子?也是找死,何况,未必杀得掉,破军王子身边是十天王之一的金币,六层高台之上,还有竟技场中斗士陆虎,这种场面,怎么应付?

        “贱奴隶,快点,给我踩碎大头小子的的一只手!要左手,左手!”破军王子兴高采烈的说,他指着阿米说。

        金币呵呵笑得很憨厚,眼中却掠过厉光,身为十天王,却被称做‘贱奴隶’……

        看金币不动,破军王子指着他的鼻子大叫:“你听不懂人话么?我叫你踩断他的手,听到没有,踩啊!我早就付给你十万金币,你赢了这一场,是替我赢的,我让你怎样,你就要怎样!”

        金币看着破军王子,眯起了眼睛。

        咳!

        这时一声咳嗽声,从天而降,轰隆坠地,声震四野。

        这声咳嗽,让金币的眼皮,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他知道那是谁,整个血腥斗场,能凭着一声咳嗽,就让他心生惧意的人,只有斗士级别的陆虎,血腥斗场,唯一一个斗士。

        金币默然抬脚,踩向阿米的右手。

        “金币!”丁火忽然叫着,“和我决斗!如果我赢了,他们就是我的!”

        金币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