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六章 如此秘密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见嬴政如此神态,雨依公主就笑了:“大王,萱儿妹妹,你们是不是应该率先敬咱们老叔一杯啊?萱儿,嬴将军是我们大秦的主将,又是秦军的中坚力量,所以,这杯酒不能省的哦!”说完,已早中踢了嬴政一脚。

    嬴政这才醒悟过来,笑了,立刻牵了萱公主的手,与她一齐敬酒了:“老叔,寡人和萱公主先敬老叔一杯!”说完,已和萱公主一饮而尽了。

    “谢大王!”嬴齐大乐,没想到竟有如此待遇,马上就开心地笑了。

    嬴齐并不敢多待,只饮了三杯,就赶紧告辞而去,却是心情爽得不得了。

    嬴政叹息了:“唉,这老叔很会做人啊,似乎他还是坚决地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哈哈,只是碍于形势,看来,要老祖宗们早点出面才行!”

    “老叔在大秦的威望很高,只要老祖宗说服了他,一切就ok了!不过,大王的出生还是越少知道越好!咱们的丫头们也不必个个都知道!”雨依王后见心月公主、萱公主都一脸惊讶,就笑了:“你们最好别问,问了,咱们也不会说,因为,本王后什么也不知道,哈哈!”

    萱公主闻言,就知道其中有玄机了,却不说破,只温柔地笑了:“既然如此,咱们就当没听见,哈哈!大王,按臣妾的预计,我们老祖宗已经到逍遥居了!”

    “是吗?奇怪,为什么这么肯定?”嬴政奇怪地问。

    事实上他虽然知道他们必来秦国咸阳,但,会这么快吗?

    萱公主笑了:“感觉,纯粹是感觉!因为老祖宗舍不得我嘛,真公主要回秦国,我们老祖宗就一定会跟过来的!”

    嬴政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如此,看来,齐国人还要到大秦来看看,主要是看他待这丫头如何,看来,这萱儿也是他的重点了!不过,这丫头确实很好的,至少,不多事,这一点,最好,似乎比心月丫头还让他省心!

    他正胡思乱想时,逍遥居已来传话了:“大王,老祖宗她们已回来了,大王如果有空,可以随时去逍遥居!至于嬴老将军那边,老祖宗晚间就会召见他了,大王今晚不必过去!”

    “啊!”闻言,嬴政先是一惊,随后大喜,笑了:“这么快?奇怪,我们才刚回来,他们就来了?哈哈,知道了,明晚我们会去逍遥居请安!”

    随后将萱公主抱在怀里,亲了几下,才乐了:“哈哈,女人的感觉还真是灵啊,爽快,我喜欢!”

    嬴齐刚从王宫出来,就有一辆豪华的马车在等他了!

    他只看了一眼,就笑了:“奇怪,不是说老祖宗去齐国了?怎么,她回来了?难道,老祖宗要召见我?”

    “是的,老将军,小的奉命请老将军去逍遥居!老祖宗已将酒宴准备好了,只等老将军去饮宴了,请勿推辞!”

    嬴齐哈哈一笑:“是,知道了,那,烦请驱车引路!”说完,他想都不想就上了车!

    脑子却一直在转:奇怪,老祖宗才回来就召见自己?为什么?莫非是为了咸阳城的谣言?可是,这消息似乎是从王太后那里传出来的,应该不会有假!

    他正胡思乱想时,车夫的声音响起来了:“老将军,咱们到了,不过,马车不能入巷口中的,你知道的,所以,只有请老将军担待!”

    嬴齐哈哈一笑,下了车,立刻就往逍遥居而去!

    他当然知道,这里别说马车,就是马,宝马,都不准进,所有来人,必须徒步而行,以示对老祖宗的尊敬,连大王也不例外!

    这是从秦哀公时代就形成的规矩,秦国从上而下,无一人不遵从!

    他到逍遥居时



(第1/3节)当前1089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见嬴政如此神态,雨依公主就笑了:“大王,萱儿妹妹,你们是不是应该率先敬咱们老叔一杯啊?萱儿,嬴将军是我们大秦的主将,又是秦军的中坚力量,所以,这杯酒不能省的哦!”说完,已早中踢了嬴政一脚。

        嬴政这才醒悟过来,笑了,立刻牵了萱公主的手,与她一齐敬酒了:“老叔,寡人和萱公主先敬老叔一杯!”说完,已和萱公主一饮而尽了。

        “谢大王!”嬴齐大乐,没想到竟有如此待遇,马上就开心地笑了。

        嬴齐并不敢多待,只饮了三杯,就赶紧告辞而去,却是心情爽得不得了。

        嬴政叹息了:“唉,这老叔很会做人啊,似乎他还是坚决地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哈哈,只是碍于形势,看来,要老祖宗们早点出面才行!”

        “老叔在大秦的威望很高,只要老祖宗说服了他,一切就ok了!不过,大王的出生还是越少知道越好!咱们的丫头们也不必个个都知道!”雨依王后见心月公主、萱公主都一脸惊讶,就笑了:“你们最好别问,问了,咱们也不会说,因为,本王后什么也不知道,哈哈!”

        萱公主闻言,就知道其中有玄机了,却不说破,只温柔地笑了:“既然如此,咱们就当没听见,哈哈!大王,按臣妾的预计,我们老祖宗已经到逍遥居了!”

        “是吗?奇怪,为什么这么肯定?”嬴政奇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