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尸变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我当时问他,晚上会出现啥情况?

    陈左笑而不语,让我只管照着做,说到时候自然清楚。

    看着眼前装死人的棺材,我心里边一阵暗想,陈左说的重头戏,恐怕是同这棺材里的死人有关。

    要不然,让我费这么大劲守在这里干嘛?

    一切都准备妥当后,谭德华跑过来找我询问,问需不需要在棺材上纹刻?

    我听后心里立刻顿了下,不过好在没露相。

    他说的这个棺材纹刻,以前我总算听过。

    “棺材纹刻”是旧时的一门绝活,就是在棺材首尾的位置,用精工刀雕上特异的花纹。

    一为修饰,二为镇邪。

    这门刻纹手艺里面有诸多讲究,棺首尾,有刻龙头者,也有刻狻猊者,但都只为镇邪煞、防水火。

    其中纹刻什么,还要看死者的生辰八字来决定,最常见棺材的纹刻有:龙头,狻猊、押鱼之类的。

    只是,龙头纹刻,一般人都不会用,也不敢用。

    棺材纹刻,除了看生辰八字之外,其中,也分个男左女右来定论:男刻棺首狻猊,棺尾押鱼,女则反之。

    听谭德华提起这事,我心里也是跟着就心想,只怕他的老婆死的真是蹊跷,说不定就是被他给害死的。

    要不然,平白无故,咋会让刻镇邪的东西?

    都说做戏要做足,可这东西我是真没办法,于是赶忙就对谭德华摇头说,“不行,纹刻镇邪的作用已经不大,到时我自会用其他的法器放入棺材中。”

    谭德华听后当即对我一笑,“那辛苦小师父了。”

    之后不久,就见谭府的管家匆匆赶过来,说是宾客开席了,谭老爷请我就坐。

    自古红事白事都少不了酒席,一场席吃下来,天色已经麻黑。

    宾客们除了一些好酒之人,该走的走该留的留,所剩寥寥无几。

    期间,镇上的那个杨先生也在,谭德华的意思是,请杨先生过来守夜,我主持白天的事。

    我心里估摸,谭德华这家伙完全是不放心,心里作怪的缘故。

    杨先生是个老头,看样子应该有六十多了,人挺好说话的,我象征性的



(第1/3节)当前805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我当时问他,晚上会出现啥情况?

        陈左笑而不语,让我只管照着做,说到时候自然清楚。

        看着眼前装死人的棺材,我心里边一阵暗想,陈左说的重头戏,恐怕是同这棺材里的死人有关。

        要不然,让我费这么大劲守在这里干嘛?

        一切都准备妥当后,谭德华跑过来找我询问,问需不需要在棺材上纹刻?

        我听后心里立刻顿了下,不过好在没露相。

        他说的这个棺材纹刻,以前我总算听过。

        “棺材纹刻”是旧时的一门绝活,就是在棺材首尾的位置,用精工刀雕上特异的花纹。

        一为修饰,二为镇邪。

        这门刻纹手艺里面有诸多讲究,棺首尾,有刻龙头者,也有刻狻猊者,但都只为镇邪煞、防水火。

        其中纹刻什么,还要看死者的生辰八字来决定,最常见棺材的纹刻有:龙头,狻猊、押鱼之类的。

        只是,龙头纹刻,一般人都不会用,也不敢用。

        棺材纹刻,除了看生辰八字之外,其中,也分个男左女右来定论:男刻棺首狻猊,棺尾押鱼,女则反之。

        听谭德华提起这事,我心里也是跟着就心想,只怕他的老婆死的真是蹊跷,说不定就是被他给害死的。

        要不然,平白无故,咋会让刻镇邪的东西?

        都说做戏要做足,可这东西我是真没办法,于是赶忙就对谭德华摇头说,“不行,纹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