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追踪术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这下坏了,原本自己本身是挺谨慎的一个人,没想到到了这边,自己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要不是毛应求在这边说的让我幡然醒悟,我估计还被蒙在鼓里。

    现在想想看何婉欣和那刚刚假装何婉欣的母亲的并不是消失不见,而是那个假装何婉欣母亲的家伙把何婉欣给带走了!

    而且我现在也不知道这个马上何婉欣母亲的家伙究竟想要做什么?会不会对何婉欣有所不利?我越想越加担心,不经意开始着急,慌乱的来回踱步。

    在一旁的毛应求看到我这样,他一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怎么了?看你紧张成这个样子!”我将自己所能想象的事情跟毛应求说了一下,毛应求听完之后点点头说道:“你的担忧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不过现在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我来帮帮你吧!”

    一听到毛应求要帮忙,我当时就有些激动,二话不说拉住了毛应求的手,对着毛应求说道:“那前辈就请你快点!”

    毛应求颔首道:“好了,不要太过紧张,放轻松,虽然我不知道以后将会发生什么事,但是现在既然咱们有缘,我也应该帮帮你!”

    这毛应求说的,有缘我也不能否定,我们确实有缘,至少在他死了之后,我就继承了他所在的那个位置,成为了接下来的极阳之子。

    所以对于我而言,这种巧妙的缘分,或许从这时候已经开始了。

    “前辈,现在人命关天,求求你快点吧!”我也是有些着急忙慌恳求毛应求,这会儿他又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正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既然不存在生命危险的事情,你也就无需担忧好了,我现在开始施展法术,等一下只要按照我的吩咐,你就肯定能够找到他们!”

    听了毛应求的话,我很是激动,连连点着头,随后就见毛应求从自己的后身取出来一个八卦袋子,那个八卦袋子像是最近的那种普普通通的皮夹袋,不过它又比皮夹袋强了一点点,上面挂着一个风口,看这样子有点像是一个捡了一半的米袋。

    再



(第1/3节)当前576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不来,知道吗?” 马老太太解释这番话的时候,显得相当的严肃,我当然相信马老太太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停留在过去,可能就永远陷入于时空循环之中。 在我郑重的点了点头之后,我扶着何婉欣走了过去,林家老头从自己的口袋里头摸出一个小盒子,还在,我不知道这老头子究竟要干嘛的时候,老头子已经将盒子打开,我只见的在那个精致的小盒子里头有一枚黑色的药物。 “好了,让她把这药给吃下去!”林家的老头子想要把药物给何婉欣吃,我当时抱着疑惑盲问这药物是什么药? “这是大还丹,能够暂时恢复她的魂力,要不然等一下魂体脱离的时候,她的魂魄会相当虚弱,到时候别说在流光世界里头生存,就算是在这边,这个世界都有可能呆不下去!” 听着林家老头这番解释,我也知道这是为了何婉欣好,我接过了药丸,看了看何婉欣,何婉欣坚决的点了点头,随后她毫不犹豫地接过了那枚大还丹,直接望着自己的嘴里丢了进去。 那枚药物被吃进嘴里之后,何婉欣的身子果然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本已经苍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红彤彤的。 这效果有点类似于强心针,不过就是让人回光返照用的,人始终是要死的! 想到这里,我连忙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何婉欣看着我,“秦业,咱们走!” 我点点头,随后和着何婉欣一同走到了马老太太的跟前,马老太太那张符纸在烧开之后,突然之间从最中央的地方化开一道金色的轮廓,那边像是出现了一个小门。那边的小门也不知道通向哪里,我和何婉欣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毫不......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这下坏了,原本自己本身是挺谨慎的一个人,没想到到了这边,自己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要不是毛应求在这边说的让我幡然醒悟,我估计还被蒙在鼓里。

        现在想想看何婉欣和那刚刚假装何婉欣的母亲的并不是消失不见,而是那个假装何婉欣母亲的家伙把何婉欣给带走了!

        而且我现在也不知道这个马上何婉欣母亲的家伙究竟想要做什么?会不会对何婉欣有所不利?我越想越加担心,不经意开始着急,慌乱的来回踱步。

        在一旁的毛应求看到我这样,他一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怎么了?看你紧张成这个样子!”我将自己所能想象的事情跟毛应求说了一下,毛应求听完之后点点头说道:“你的担忧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不过现在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我来帮帮你吧!”

        一听到毛应求要帮忙,我当时就有些激动,二话不说拉住了毛应求的手,对着毛应求说道:“那前辈就请你快点!”

        毛应求颔首道:“好了,不要太过紧张,放轻松,虽然我不知道以后将会发生什么事,但是现在既然咱们有缘,我也应该帮帮你!”

        这毛应求说的,有缘我也不能否定,我们确实有缘,至少在他死了之后,我就继承了他所在的那个位置,成为了接下来的极阳之子。

        所以对于我而言,这种巧妙的缘分,或许从这时候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