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808章 莫名其妙的袭击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我当然知道。”苍浩感到非常无力:“但我没有其他办法。”

    庞劲东点了点头:“那就只能如此了。”顿了一下,庞劲东嘿嘿一笑:“其实你应该感到庆幸,孟阳龙没把井悦然和荀海璐给派过来。”

    苍浩听到这话,顿时冷汗直冒:“她俩千万不要来。”

    现在大家注意力,全都放在廖家珺身上,很多人却忘记了,荀海璐和井悦然才是苍浩正牌女友。

    廖家珺始终没跟苍浩明确关系,荀海璐和井悦然可是明确关系的,尤其是井悦然更是被整个曹氏集团,看作是苍浩的准夫人。

    那么现在苍浩跟其他女人结婚,这二位又作何感想呢?

    苍浩最怕后院起火,所以自己跟底波拉的婚事刚一敲定,就跟井悦然和荀海璐分别做了沟通。

    苍浩对她们说的是事实,自己从来没打算娶底波拉,但碍于形势需要,不得不结婚。

    这场婚姻根本不是苍浩一个人能决定的,不只是涉及到两个组织之间的合纵连横,间接的还涉及到了国家关系。

    华夏通过苍浩与先知会联姻,可以跟以色列方面建立更牢固的关系,这对华夏外交局面相当重要。

    井悦然和荀海璐两个人性格完全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明白事理。

    所以,她们两个虽然心里不痛快,却也没说什么,既没跟苍浩抱怨过什么,也没做出任何出格的事儿。

    而且,井悦然和荀海璐都是事业型女人,一个比一个忙,根本没时间出来度假。

    先前荀海璐在运河城创建工作室,还运营了两个项目,所以经常来运河城跟苍浩约会。

    由于运河城形势紧张,苍浩工作越来越忙,近期荀海璐也不来了。

    苍浩还算是庆幸:“朱哈出现在运河城比较晚,如果先前就来了运河城,很可能会绑架荀海璐。”

    “我倒认为,朱哈其实早就来了运河城……”庞劲东意味深长的一笑:“他能对先知会发动这么大规模的袭击,应该是筹备已久,我毫不怀疑,运河城潜藏着很多朱哈的据点。”

    “这么说荀海璐还是很幸运的。”苍浩摇了摇头:“朱哈既然都能知道,我跟廖家珺是什么关系,肯定也知道荀海璐的存在。”

    “我想这不是因为荀海璐幸运。”庞劲东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朱哈很可能知道荀海璐是谁,其实是有意放过荀海璐,转而对廖家珺下手!”

    “为什么?”

    “你又糊涂了不是。”庞劲东笑着摇了摇头:“荀海璐是什么人,大明星,公众人物,不只是在国内有很多粉丝,在东南亚这边也圈粉无数。如果朱哈绑架了荀海璐,毫无疑问会造成巨大影响,带来方方面面的麻烦,只怕他到时也没有精力来要挟你了。”

    苍浩顿时了然:“廖家珺却不一样,除非是广厦本地人,又对上层建筑有一定了解,否则根本不知道廖家珺这个人是谁。朱哈绑架了廖家珺,外界只会悄然无声,毕竟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很多人遭遇意外,廖家珺也只会是其中之一而已。”

    “没错。”庞劲东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朱哈和他的同类不太一样,他的同类只是不断制造各种袭击以求扩大影响,却根本不会考虑这些袭击带来的后果是什么,也不在乎会给自己树敌多少。朱哈则不然,做事非常有韬略,不会去无谓的树敌,尽量把影响降到最低。”

    苍浩顺着庞劲东的思路说道:“这也就是说,朱哈不想造成太大的轰动,目标就只是犹太人。”

    “对的。”庞劲东叹了一口气:“所以这个人才难对付,恐bu分子全都是疯子,而他不是一个普通的疯子。”

    接下来,苍浩按照朱哈提供的这些账号,不断开始汇款过去,多的账号有几千万,少的只有几百万,反正最后所有账号汇款总额加起来就是三亿美元。

    汇款完成之后,朱哈没有了动静,没有联络苍浩,当然也没提出下一步要求。

    就连廖家珺都没见到朱哈,看守廖家珺的依然是那两个哑巴,也不知道朱哈在什么地方做什么。

    两天之后,情况陡变。

    运河城多个地点,突然遭到不明袭击,情况可不一样。

    有的是一辆汽车停在一栋房子外面,而这辆汽车上面装满**,突然之间爆炸,把整栋房子夷为平地。

    或者就是某栋写字楼,下班的时候人们往外走着,突然从旁边冲过来两个枪手,对着人群不断扫射。

    还有这样的案例,某处突然煤气泄漏,导致附近多人中毒。

    这些袭击非常零散,前后总共发生了十几起,地点包括写字楼、民房和小型超市,共计有数十人死伤,这些地点几乎没有任何共同之处,袭击时间也没有任何规律。

    不知道袭击者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只是普通的kong怖行径,必然要尽可能多杀伤公众,但这一系列袭击却反其道而行之。

    比如遇袭的那栋写字楼,旁边就是一栋商场,人流量要多出好几倍,枪手却让过商场而是对写字楼开枪。

    在比如那栋被汽车炸dan摧毁的民房,旁边就是一个加油站,毫无疑问,如果把加油站夷平会造成更大的影响和损失,可袭击者却只是炸掉了一栋没什么价值的民房。

    正因为没有规律,运河城警方疲于奔命,既没能阻止袭击发生,也没能抓到一个袭击者。

    这一系列袭击案,自然也惊动了苍浩和庞劲东,师徒两个人把警方搜集到的资料,全部浏览了一遍,随后面面相觑。

    “这不是普通的袭击。”庞劲东最先做出一个判断:“普通袭击,必然是以尽可能多的杀伤人口,或者尽可能大的造成财产损失为目标,但这一系列袭击显然不符合这个规律,袭击者必然是另有目的。”

    “这还用说吗。”苍浩早就有了这个发现:“所有受到袭击的地点,几乎没有任何共同之处,那么对方的目的就难以揣测了!”

    “朱哈现在运河城,发生这样的袭击,毫无疑问朱哈是最大嫌疑对象,毕竟这一位就是专职干这种事儿的恐bu分子。”庞劲东说到这里,困惑的摇了摇头:“但我们先前分析过,朱哈的主要针对的是犹太人,但这一系列地点跟犹太人没有任何关系,如果凶嫌是朱哈那么目的何在?”

    “也许他只是想好搞乱运河城,搞得人心惶惶,进而让我们丧失威望,公众必然认为我们没有能力维护运河城的安全稳定……”苍浩刚把这话说出口,马上自己又否定了:“那也不对,朱哈想要搞乱运河城,也不应该挑在这个时候,毕竟廖家珺被他掌控,他应该尽可能从我这里勒索资源,然后再动手。”

    “有道理。”庞劲东认同这个分析:“朱哈应该充分利用好廖家珺这个棋子,现阶段对运河城发动袭击,于他没有任何好处。”

    苍浩缓缓摇了摇头:“还有,他如果真的想要搞乱运河城,应该挑一些高价值目标才对,偏偏这一系列遇袭地点都没什么价值。”顿了一下,苍浩补充道:“放过危险的加油站和人来人往的商场,去袭击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这也不符合kongbu分子一贯作风,所以我觉得朱哈可能真是冤枉的。”

    “反正朱哈不是什么好东西!”庞劲东眉头皱紧:“难道运河城出现了其他什么新势力?”

    “图谋运河城的人不少,出现新实力也不足为奇,可就像我刚才说过的一样,任何人袭击运河城都应该选择高价值目标。”苍浩说着,又是摇了摇头:“克拉集团总部、市府大楼、安全部队司令部,这些是运河城的命脉,如果有一个地方被摧毁,整座城市就要瘫痪一半。当然,这些地方包围森严,不是那么容易下手,但去炸毁普通民房,还是让我难以理解。”

    “这一连串袭击,处处透着诡异,和不合常理的地方。”庞劲东困惑的摇了摇头:“我觉得一定是有什么细节被我们疏忽了!”

    “确实有一个细节被疏忽了。”苍浩脑海中灵光一闪:“我们应该调查,所有这些地方,是不是存在某些内在联系,比如是不是有什么共同的业主,又或者是不是有着共同的使用者。”

    庞劲东被提醒了:“我马上让警方调查。”

    运河城这个地方的土地和建筑物,产权归属非常复杂和混乱。

    先说土地,有的土地是暹罗内阁划拨给克拉集团的,有些土地是无偿划拨过来,有些则是要克拉集团自己花钱去买。

    然后,克拉集团又花钱在周边买下不少土地,而这些土地的产权所有者自然是克拉集团。

    在这个过程中,苍浩和庞劲东还有集团一些重要成员,因为看好运河城未来的发展,所以个人名义又买了一些土地,这些土地自然不归属克拉集团。

    但是,暹罗内阁并不是把运河城所有土地,全都划拨给了克拉集团,自己保留了一部分。

    这一部分产权有的属于内阁,还有的属于内阁其他重要成员,比如差瓦立自己就拥有好几片大宗地块。

    必须一提的是,有不少土地还属于王室,与暹罗内阁无关,当然与克拉集团也无关。

    这也就是说,运河城的产权归属克拉集团和暹罗内阁两大系统,如果土地只是属于这两大系统倒还容易分清产权,问题是另外又存在大批形形**的地主。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我当然知道。”苍浩感到非常无力:“但我没有其他办法。”

        庞劲东点了点头:“那就只能如此了。”顿了一下,庞劲东嘿嘿一笑:“其实你应该感到庆幸,孟阳龙没把井悦然和荀海璐给派过来。”

        苍浩听到这话,顿时冷汗直冒:“她俩千万不要来。”

        现在大家注意力,全都放在廖家珺身上,很多人却忘记了,荀海璐和井悦然才是苍浩正牌女友。

        廖家珺始终没跟苍浩明确关系,荀海璐和井悦然可是明确关系的,尤其是井悦然更是被整个曹氏集团,看作是苍浩的准夫人。

        那么现在苍浩跟其他女人结婚,这二位又作何感想呢?

        苍浩最怕后院起火,所以自己跟底波拉的婚事刚一敲定,就跟井悦然和荀海璐分别做了沟通。

        苍浩对她们说的是事实,自己从来没打算娶底波拉,但碍于形势需要,不得不结婚。

        这场婚姻根本不是苍浩一个人能决定的,不只是涉及到两个组织之间的合纵连横,间接的还涉及到了国家关系。

        华夏通过苍浩与先知会联姻,可以跟以色列方面建立更牢固的关系,这对华夏外交局面相当重要。

        井悦然和荀海璐两个人性格完全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明白事理。

        所以,她们两个虽然心里不痛快,却也没说什么,既没跟苍浩抱怨过什么,也没做出任何出格的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