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6章 逃脱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可是这个女人,他们居然连警局都没有送到,便让她给逃脱了,这让这几个人想死的心情都有了,怪只怪他们太大意了,而那个女人也有一手,他们玩不过。

    “你们人没事就好,现在先养好伤在说。”安夕路现在也不能怪自己的手下,这只能怪她自己太大意了,叶皓轩之前的建议,她如果采纳了就好了。

    “别灰心嘛,能抓到她第一次,我相信还能抓到她第二次。”叶皓轩微微一笑道:“如果真的这么容易被你们抓到了,她还有什么颜面能被称之为盗祖?”

    “队长,她还留下了点东西。”那名吊着手臂的队员拿出了一张纸,递到了她的跟前道:“这是留给你的。”

    安夕路接过那张折成心形的纸,打开,只见上面有两行绢秀的字:“警花大人亲启。”

    “今晚子时之前,天蓝之泪必入我手,嘻嘻,望慎。”

    “太嚣张了。”安夕路大怒,林玉简直没有把警方放到眼里,她把手中的纸揉成了一团丢到地上,“我今天就盯着那条项链,我就不相信,她真的能把那东西拿走。”

    “你还别不相信,她说过的话,只要说出口的,就一定能做的到。”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我不相信。”安夕路盯着叶皓轩道:“她也是女人,我也是女人,我不信我会输给她。”

    “你不相信,那就试试呗。”叶皓轩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叶皓轩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他看了那条短信之后,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手机一收,他喃喃的说:“该来的,终于来了。”

    “怎么?”安夕路不解的看着叶皓轩。

    “出大事了,一会儿你们要维持好那里的秩序,所有人,包括展览的珠宝商,全部要撤离那里。”叶皓轩道。

    “这会展是政府费了好大力气才举办好的,现在刚刚开幕,你就让人撤走,你总得给我们一个交待吧。”安夕路不解的说。

    “没有交待,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叶皓轩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安夕路气的半死:“你的级别不够…”

    “你…”安夕路大怒,她还没有来得及飙,叶皓轩便走向了警车道:“车被我暂时征用了,快带我回会展中心,那里的情况更重要。”

    虽然十分不爽,但毕竟叶皓轩表面上的级别大了她不少,没等叶皓轩补上一句事关国家安全,安夕路便乖乖的开着车向会展中心走去。

    这个时候,大批的武警已经赶到了现场,其实不用安排,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中午了,会展中心的人已经少了一大半,余下的一大半,正在有次序的出来。

    “叶医生,刚刚得到的消息,银狐会在这里动手,释放二级病源体。”杨兴业见叶皓轩走过来,他一路小跑过来对叶皓轩道。

    “这家伙,挺会找地方啊。”叶皓轩点点头道:“他大概什么时候动手?”

    “据可靠消息,下午五点以后,也就是这里的会展结束后他会在这里,带着病原体,挟持一部分人,然后在这里动手。”杨兴国道。

    “恩,我知道了,把人都撤走吧,里面的工作人员,都换成我们的人。”叶皓轩一点头道。

    “叶东宇,你告诉我,到底生什么事情了。”安夕路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这么说吧,有人在这里面安放了炸弹,所以我们必须把里面的人撤走,然后排除里面的危险,在接着就给幕后的主使人下一个套,让他不知不觉的钻入了我们的圈套之中,我这样说,你理解吗?”叶皓轩道。

    “我要留下。”安夕路盯着叶皓轩道。

    “你留下?你留下来干什么?这是部队的事情了,你插不了手的。”叶皓轩无语的说。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级别的,不过看这些人都对你恭敬的样子,我觉得你的级别一定不低,你一定做得了主。”安夕路盯着叶皓轩道:“林玉玉今天还会回来,所以我一定要把她抓住。”

    “行行,我顺道帮你把她抓住,然后送到你们的警局去,这样行了吧。”叶皓轩道。

    “不行,我必须亲手抓她。”安夕路道。

    “来人,把这女人带走。”叶皓轩挥挥手,现在的时间是争分夺秒的,里面的人要尽快的撤完,而且他还要安排好计划,他可没有时间和这女人磨。

    两名士兵一左一右把安夕路架起来,不由分说,把她给架走了。

    “叶东宇,叶东宇你这个混蛋…”安夕路的声音很快就消息了。

    “叶东宇…”杨兴国有些傻眼的看了叶皓轩一眼,心想你不是叫叶皓轩吗,怎么突然间就改号了?叶皓轩轻咳了一声,给了一个你懂的神色,然后拍拍他的肩膀,走到了大厦内。

    现在的人已经被撤离的差不多了,展厅里显得空荡荡的,所有展台前的工作人员,都换成了武警或者特勤部门里的人。

    “叶皓轩,你得到消息了没有?”凌霄匆匆忙记的走了过来,她现在已经换上了一身便装,这一次行动的总指挥也是她,因为上一次银狐的逃脱,让她损失惨重,她誓,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让银狐逃脱了。

    “得到消息了,你是打算把这里的人都换成我们这里的人,然后在这里守株待兔等着他上门?”叶皓轩问道。

    “是,眼前也只有这个办法行得通了。”凌霄一点头道:“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你觉得可行,那就可行。”叶皓轩双手一摊道:“我觉得这一次的事情,是银狐向我们出的挑战。”

    “怎么说?”凌霄不解的看着叶皓轩道。

    “粤城地广人多,而且是一个工业十分达的沿海城市,如果银狐想躲起来,我们根本不可能找得到他,而且之前我们无论怎么找他都没有一点消息,现在突然有消息了,你觉得这件事情不诡异吗?”叶皓轩道。

    “这前是没有消息,那是他还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他做好准备了,所以就对我们表露了行踪和下一步的计划,他是一个很自信的家伙,他认为自己很聪明,所以他不跟我们玩阴谋,他要和我们明着来。”凌霄道。l0ns3v3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出一点问题,因为一旦出现问题,那就说明华夏的治安有问题,这个锅,恐怕是谁也背不起的。 这里的安保很严,有可疑的人,是会被拉到一边去盘问半天的,严格的程度甚至能赶上机场,有些衣着不整的人,根本不让入内。 还好叶皓轩今天的衣着还算得体,所以便被放行,只是过安检门的时候,他因为腰带上的金属,所以门报警了。 一边有一个高台,有一排手持探测器的人在对那些安检未过的人进行检查,叶皓轩走过去,一名女警手持一个探测器,仔细的在他身上检查了起来。 可叶皓轩身上除了腰带中间那一块铁,别的真没有什么东西,但是那个女特警伸手探入了叶皓轩的腰带里,仔细的摸了一番。 “美女,别在往下摸了。”叶皓轩有尴尬,他觉得当众被一个妹子伸手在裤带上摸,有些不好意思。 “站好。”女警的表情很严肃,倒有几争叶皓轩初遇到陈若溪的那种感觉,叶皓轩一怔,他只得老老实实的站好。 搜索了一番现叶皓轩的身上并没有带什么东西,女警这才把叶皓轩放行,叶皓轩拿过了自己的手机钱包,笑呵呵的说:“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下一位。”女警无视叶皓轩的调戏,她面无表情的向叶皓轩身后喊了一声。 “我叫叶皓轩,如果有空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吃个饭,谈谈人生理想了什么的。”叶皓轩不死心,靠,他好久没有这么主动的向一个妹子搭过讪了。 这可是这几年来破天荒的第一次,以他医圣的魅力,居然连一个妹子都搞不定,那岂不是对他魅力的一种否认? 女警还是拿起探测器,在叶皓轩身后的那一位身......

    下一章提要:...有人能在站起来了。 如果这些人真的是敌人,那就好办了,叶皓轩太常一剑下去,能让他们渣都不剩,奈何这些人是自己人,他们只不过是被蛊惑了而已,所以他不能下死手,只能一个一个的把他们放倒。 突然,前方一扇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一名大汉冲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一柄冲锋枪,他二话不对,对着叶皓轩就扫了起来。 叶皓轩迅的躲避,哒哒哒,一串子弹落在地上,溅起了串串的火花,虽然现在不是很怕这些枪弹,但是子弹打在身上,也确实挺疼的,叶皓轩才不吃这个亏。 一梭子弹迅的打完了,对方迅的卸掉了弹夹,又换上了另外一个弹夹,他的度很快,几乎一秒的时间都没有用到。 但是在叶皓轩的眼里,一秒和一分钟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就在他换弹夹的这一瞬间,叶皓轩迅的站起,手中一个警棍向着那名大汉砸了过去。 扑通一声,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这名大汉被叶皓轩给砸落在地上,他的脑袋上一块青紫马上显现了出来。 叶皓轩捡起了警棍,一言不的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因为这一次的会展展示的珠宝都价值连成的珠宝,所以这里分隔出来了很多小屋子,每一家珠宝都在一间隔断的屋子里展示,只是这些小室都是由防弹玻璃制成,平时是打开的,以便顾客进来参观,如果一旦出现什么意外,这些防弹玻璃门就会自行落下,把屋子与外面隔绝起来。 现在不知道凌霄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所以叶皓轩只得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去找,经过一间屋子时,叶皓轩突然听到屋子里有动静。 叶皓轩心中一凛,他的精神力向那间屋子里探去,只见在磨......

    本章精要    可是这个女人,他们居然连警局都没有送到,便让她给逃脱了,这让这几个人想死的心情都有了,怪只怪他们太大意了,而那个女人也有一手,他们玩不过。

        “你们人没事就好,现在先养好伤在说。”安夕路现在也不能怪自己的手下,这只能怪她自己太大意了,叶皓轩之前的建议,她如果采纳了就好了。

        “别灰心嘛,能抓到她第一次,我相信还能抓到她第二次。”叶皓轩微微一笑道:“如果真的这么容易被你们抓到了,她还有什么颜面能被称之为盗祖?”

        “队长,她还留下了点东西。”那名吊着手臂的队员拿出了一张纸,递到了她的跟前道:“这是留给你的。”

        安夕路接过那张折成心形的纸,打开,只见上面有两行绢秀的字:“警花大人亲启。”

        “今晚子时之前,天蓝之泪必入我手,嘻嘻,望慎。”

        “太嚣张了。”安夕路大怒,林玉简直没有把警方放到眼里,她把手中的纸揉成了一团丢到地上,“我今天就盯着那条项链,我就不相信,她真的能把那东西拿走。”

        “你还别不相信,她说过的话,只要说出口的,就一定能做的到。”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我不相信。”安夕路盯着叶皓轩道:“她也是女人,我也是女人,我不信我会输给她。”

        “你不相信,那就试试呗。”叶皓轩笑道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