疆域乱世_第一千两百三十一章 左老一生的请求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第一千两百三十一章 左老一生的请求

    “原来如此,我已经明白了。”天宗圣祖神情几近疯狂的看向了无尘所在的方向,那双赤红的双眸,充满了怨恨。

    “圣祖,他发现了什么?”

    天宗上下,人心震撼。

    为什么,这也是他们所有人想要知道的答案,任何事情都有因果,辰天今日的举动,不可能是毫无理由。

    而现在,圣祖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

    不过,那究竟是什么,是什么样的怨恨才会为天宗招来如此祸端。

    “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活着,而且以这样的身份活了下来,我终于明白为何她会在你的身边,为何左一鸣也成为你麾下的势力,如果我的猜错正确的话,一切都可以解释了。”天宗圣祖看向无尘的方向,心有余悸的说道。

    但是他的心中,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未央城那一站,连天宗老祖都死了,其余人生死不明,肯定在圣者的自爆下化为了灰烬。

    没有人可以在如此近距离之下逃脱。

    而且,当年的他是武者才对。

    而现在的无尘,是灵者。

    这两者有本质的差别,他从未听说过一个武者可以变成灵者。

    辰天没有说话,当天宗圣祖知道自己身份的那一霎那,他的杀意已经很明显了,落霞门正是知道了他的身份,所以被灭了满门。

    如今,天宗同样如此。

    “圣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是这样的身份活着?”天宗的人群无法理解圣祖的话。

    “哈哈,的确对你们来说或许难以接受,若我没有猜错的话,无尘的真实身份是……”

    “无尘就是铁血侯,铁血侯就是无尘!”不过就在此时,一道突兀之声回荡在了全场。

    人群闻声望去,却见一个浑身染血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内。

    “天宗宗主!”

    “莫问天,他怎么这副模样?”

    人群看到莫问天如此惨状,无不是震撼不已,莫问路看到莫问天还活着,心中的担忧总算落下了。

    “大哥,你没事就好。”莫问路激动的说道。

    莫问天点点头,却看向了圣祖的方向。

    “圣祖,您忘了落霞门为何会被灭门了吗?”莫问天传音说道。

    天宗圣祖的神情狠狠的颤动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若无尘身份公诸于世,我天宗就会是下一个落霞门。”

    “开什么玩笑,若我将此子身份公布天下,他必然会被帝国所仇视,这天下再无他的容身之所。”

    “圣祖,您还不明白吗,三天前他能让我兄弟二人离开,他早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身份是否会曝光了,就算和天下人为敌,他也不会惧怕,最终结果会如何我不想知道,也不愿意知道,但是有一点,不会改变,当他身份在您口中说出来的瞬间,我天宗将会从此消失。”莫问天的话,在圣祖的心头掀起了莫名的震撼。

    “你是说,我天宗要委曲求全,对曾经的敌人低头吗。”天宗圣祖心有不甘,他已经确定了无尘的身份,虽然震撼,但是这对整个天宗来说也是机会,无尘的身份是他的弱点。

    他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听到莫问天的话,他明白,如今的他已经不惧怕帝国之内的任何势力。

    所以,他会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也敢兵临天宗。

    皇室至今还未出面,已经表明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们根本无法左右现在的无尘。

    “敌人吗,圣祖当初若听我半句劝言,那个站在中天域的顶尖天才,是属于我们天宗的,这个青年本应该为我们天宗带来无尽的荣耀。”莫问天的话,再度让圣祖的心神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这个青年,本该为我们天宗带来无尽荣耀。

    圣祖的目光看向了辰天所在的方向,他真的做错了吗?

    当年七大宗门逼迫天宗交出辰天,而他们将计就计,将辰天引诱归来,但是那个傲骨少年面临的是却是宗门背叛,尊师之死,他在天宗经历了最悲惨的人生。

    莫问天甚至曾经以性命保证,辰天之天赋,一定能将天宗崛起。

    可那时候的圣祖目空一切,将逆流云视为天宗真正的接班人,从而忽视了辰天。

    他令宗门上下,逼迫辰天交出辰家所为的宝物,甚至以铁血和依云的性命来要挟。

    最终,酿成了四年前的人间惨剧。

    当辰天在五门四宗的大比上,勇夺第一,甚至逼得天宗老祖以性命作为代价,同归于尽。

    那时候的圣祖,曾有过一丝的后悔,但人已经死了,所以圣祖将这样的情绪隐瞒在了深处。

    当他意识到无尘真正的身份那一霎那,圣祖的内心除了震撼,更有那难以诉说的言语。

    若当年,他能好好看一眼这个青年,若当年他可以重视莫问天的提议,也许就不会是这样子。

    “侯爷,我宗门曾经有眼无珠,得罪过你,我莫问天是罪人,我死之后,只希望侯爷能放过我天宗,那些年轻人和不知者,他们都是无辜的。”

    莫问天含泪说道。

    辰天不想说话,可是莫问天话音落下的那一霎那,头劈天灵盖。

    一代英豪,莫问天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死了。

    他临死前,看着辰天的方向,竟是充满了欣慰的目光,或许对他来说辰天还活着,终于可以让他安心的离开了。

    “宗主。”辰天的心狠狠的呐喊了一下,可是他却说的很小声,很快就被无数人的呐喊所淹没。

    天宗宗主,莫问天死了。

    为了保全宗门,他当着面在辰天的眼前自尽。

    他临死前最后的心愿,是让辰天放过天宗。

    天宗的年轻后辈,不知情的人们,他们都是无辜的。

    “大哥。”莫问路悲痛欲绝,满脸的眼泪,抽泣的声音,回荡在了整个山门。

    天宗上下震撼,七大宗门无言。

    是什么样的决心,才能让一宗宗主放下一切,心甘情愿的死去。

    “你这又是何苦。”辰天闭上了眼,谁也没有看到他眼角的泪痕,他的心恨的是天宗,从未恨过莫问天。

    当莫问天死在他眼前的时候,辰天的心情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这就是他要的结果吗?

    当年,他也是在这里,尝到了悲痛,尝到了人情冷暖,在这里,他失去了绝老,失去了自由,也失去了宗门。

    辰天的确恨过,甚至没有忘记过宗门给他带来的痛楚。

    但是当他真的拥有复仇的力量之后,莫问天被自己逼死了,这真的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侯爷,我大哥说的不错,当年是我们对不起你,天宗是无辜的,若大哥的命还不够,我的命也给你。”莫问路长剑自刎,血溅当场。

    生命陨落,悄然无声。

    “莫叔。”莫问路,曾经真心对待自己的人,当他倒下的那一瞬间,辰天内心的恨意仿佛都随之消散。

    他冲了上去,来到了莫问路的眼前。

    但是却引来无数人疯狂的大怒。

    “无尘,你好狠的心,你逼死了我们宗主,逼死了问路,他们究竟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爆喝,怒叱,无尽的责骂,回荡在了整个宗门山头。

    “无尘,我天宗和你拼了。”

    “混账,杀,杀!”

    人群的心,愤怒着,整个天宗上下此刻恨极了辰天。

    唯有圣祖无言,闭着眼,心神颤抖着,真正逼死他们的不是辰天,而是他自己。

    “混蛋,休要对侯爷无理,来人,给我踏平天宗,一个也不要放过。”辰天的身份绝不能暴露,所以只能让天宗和落霞门一样,灭门。

    双方的恨意,已经达到了极致。

    一声令下,就如同导火线一样爆发了出来,滔天的战意,放佛席卷了天地。

    辰天似乎仍然沉寂在了悲伤之中,他这么做真的正确吗,莫问天死了,莫问路也死了,这真是他想要的吗?

    “杀。”

    战斗一触即发,双方投入了最强大的力量,彼此杀红了眼,年轻时,谁没有血性,当天宗的青年们看到宗主都死在了他们的眼前时,非但没有退缩,反而激起了万丈血性,此刻他们的心中,只有燃烧的怒意。

    只是霎那,双方强大的力量交锋,在没有圣祖的阻拦之下,侯爵府的强大,绝非现如今的天宗可以抵挡。

    不到一会儿,整个山门已经血流成河,一个又一个的人倒下,血泊中,有侯爵府的人,也有天宗的人。

    现场,惨不忍睹。

    但辰天和圣祖,却都没有动,刚刚的事情,仍然让他们的心神狠狠的颤动着。

    “够了,不要在打了,不要再打了。”就在这时,一股无匹雄厚的圣威降临在了天地之间。

    这一声怒吼,让人群都愣住了。

    “侯爷。”

    远处的声响,回荡在人群的心头。

    “是他。”

    “他回来了。”

    “左一鸣。”天宗的人群,无不是面露惊骇之色。

    左一鸣回来了,曾经天宗的守护者,如今无尘麾下的人,最重要的是如今的他是一个强大的圣者,实力强大无比。

    “左老。”辰天看向了远处的身影,喃喃说道。

    左一鸣走到了辰天的身前:“侯爷,能放了天宗吗。”

    看到左一鸣的表现,全场震撼。

    谁也没有想到,左一鸣为来为天宗求情,当年那件事情,左一鸣生死不明,他的好友绝不凡更是死在了宗门,而他们也成为了天宗的叛徒,背负着万千骂名。

    但现在,当天宗危难关头,求情之人竟然是左一鸣。

    无尘没有说话,左老突然跪在了地上:“侯爷,我左一鸣,没有求过谁,请你放过天宗,这是我一生的请求!”l0ns3v3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何妨?”莫问天托着染血的身姿,一步一步的站了起来。 辰天神情动容。 “侯爷,来吧,我早已经做好了死亡的觉悟,若我之死,可以让你放下当年的怨恨,值。”莫问天面带着微笑,但整个人却已经奄奄一息。 辰天的力量,连圣者都能重创,更何况只是天尊境界的莫问天。 如今他连站起来都十分勉强了,接下来这一剑他根本就无法躲避。 “你想死,我成全你。” “一剑百万魂。”鬼泣亡魂,万魂奔丧之曲,恐怖的魔气绽放的瞬间,墨剑的力量仿佛要吞天灭地。 剑出,夺命而来。 “莫问天,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夺命墨剑,撕天裂地。 “大哥。”莫问路在最关键的时候,挺身挡在了辰天的眼前。 但是剑并未贯穿身躯,而是在他们的身前停止。 莫问路看向辰天:“辰天,我求你,不要杀我大哥,你若是想要泄恨,我现在就可以死!” 莫问路往前一步,剑刺心而来。 辰天的心神微微一颤,身躯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对莫问路,辰天根本无法下手。 “问路,你还不明白吗?”莫问天笑了。 莫问路一脸的迷惑。 莫问天深吸一口气,再度看向了辰天所在的方向:“从一开始,辰天的剑就没有杀意,他从未想过要杀我们。” “住口!”辰天神情冷漠的说道。 “辰天,你在怎么掩饰自己的冷漠,可你的心终究是当年那个善良的孩子,你的剑没有杀意,你的拳只有恨,你恨的是当年天宗对你的所作所为,你恨得是天道不公,你恨的是当年的你无能为力。” “住口!”剑气狂......

    下一章提要:...走了。” 宗主死了,圣祖也死了? 逆流云闻言,震撼不已:“发生什么事了?” 圣祖对于逆流云来说,在心里有着不同其他人的地位,他是自己的师傅,更是自己如父亲一样的存在。 逆流云所做的一切,就是想要看到那老人慈祥的笑容,此番他虽然没有取得好的成就,却也加入了还魂门,成为了真传弟子,前途无量。 逆流云归来,为的就是让老人开心开心,可现在他却死了。 这样的事情,他怎么能接受。 “谁,是谁。”逆流云的咆哮之声,让整个天宗风云涌动,空间撕裂,他比疆域大比时的力量变得更强大了。 天宗上下,完全沉默。 “流云,还是算了,现如今的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圣祖是自愿死去的,为了保全天宗。”一名守护者,低下头,不愿意让逆流云白白送死。 这天府帝国,能把圣祖逼死也要保全天宗的势力,只有两个! “皇室?” 众人不说话。 不可能,皇室还需要我天宗,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能把宗主和圣祖逼死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无尘! “侯爵府,无尘?”逆流云提及的瞬间,天宗上下脸色巨变。 “流云,你千万不要冲动,现如今的他封号人王,连皇室都不惧怕,侯爵府已经有上万尊武境界强者,前不久他们兵临天宗,实力强悍无比。”宗门上下说道。 “无尘,无尘。”逆流云将其视为对手,可现如今他对无尘只剩下满天的恨意,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天宗圣祖,对他恩重如山,而现在无尘杀了自己最亲的人,逆流云如何不怒。 “流云,圣......

    本章精要    第一千两百三十一章 左老一生的请求

        “原来如此,我已经明白了。”天宗圣祖神情几近疯狂的看向了无尘所在的方向,那双赤红的双眸,充满了怨恨。

        “圣祖,他发现了什么?”

        天宗上下,人心震撼。

        为什么,这也是他们所有人想要知道的答案,任何事情都有因果,辰天今日的举动,不可能是毫无理由。

        而现在,圣祖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

        不过,那究竟是什么,是什么样的怨恨才会为天宗招来如此祸端。

        “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活着,而且以这样的身份活了下来,我终于明白为何她会在你的身边,为何左一鸣也成为你麾下的势力,如果我的猜错正确的话,一切都可以解释了。”天宗圣祖看向无尘的方向,心有余悸的说道。

        但是他的心中,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未央城那一站,连天宗老祖都死了,其余人生死不明,肯定在圣者的自爆下化为了灰烬。

        没有人可以在如此近距离之下逃脱。

        而且,当年的他是武者才对。

        而现在的无尘,是灵者。

        这两者有本质的差别,他从未听说过一个武者可以变成灵者。

        辰天没有说话,当天宗圣祖知道自己身份的那一霎那,他的杀意已经很明显了,落霞门正是知道了他的身份,所以被灭了满门。

        如今,天宗同样如此。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