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39章 给我报销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许美娜,为什么?”赵玉反问了一句,“为什么会这么想?”

    “权佑东进了家门被害,”李珍珠说道,“如果是权佑东自己提出要求,让司机离开的话,是不是,权佑东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你刚才一直在跟司机确定这件事,我便猜想,你会不会是在怀疑那个许美娜?

    “许美娜当然了解自己的家,也了解权佑东,迷晕那两只狗,毁坏视频,自然做起来毫不费力!”

    “你的意思是,许美娜联合了其他人,利用黑瞳案杀掉了丈夫权佑东?”赵玉问道,“黑瞳案便成情杀案了么?

    “可是,第一名被害人怎么回事?”

    “我们可以去查许美娜跟第一名被害人的关系!”李珍珠肯定地说道,“赵玉,你想没想过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李一燕是一个月之前遇害的,因为凶手使用了黑瞳案的手法,新闻里大肆渲染,已经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权佑东至少也应该知道吧?

    “你想想看,如果权佑东和李一燕有关系,那么李一燕一死,权佑东是不是应该有所警觉才对?

    “可是他呢?每天仍然花天酒地,根本没有任何预防,你说,这是不是说明,他俩根本没有关系?”

    “可是……”赵玉提出疑问,“日方专家已经确定了,两名死者的黑瞳,全都跟横滨案出自同一块石头,而且制作的年代和手法一致,这又怎么解释?”

    “我看,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李珍珠大胆地猜测道,“许美娜和盘田贵气有关系!”

    “不会吧?”赵玉咂舌,“这么神奇?”

    “我觉得……”李珍珠非常认真地说道,“我们得好好查查这个女人!”

    “大姐,你不是说,许美娜这个人脾气暴躁吗?”赵玉显然和李珍珠意见相左,当即提出自己的意见,“这种性格,和黑瞳杀手明显不符吧?”

    “我不是说了吗?”李珍珠说道,“她背后有高人指点啊!说不定,这一切都是盘田贵气帮她策划的!

    “想想看,盘田贵气还活在世上……如果被新闻媒体嗅到了,指不定会怎么渲染呢!”

    “盘田贵气……我怎么听出了一股阴魂不散的味道呢?”赵玉耸耸肩膀,“不过,查查倒也挺好,我也正想查查这个女人呢!”

    “嗯……你的话,倒是让我听糊涂了,”李珍珠皱眉,“你到底是怀疑她,还是不怀疑她呢?”

    “在没有确实的证据之前,我谁都怀疑!”赵玉严肃地说道,“珍珠小姐,趁着具队长还在处理那些马仔,咱们还是赶紧干一件重要的事吧!”

    “哦?”李珍珠意外,“什么事?”

    “像权佑东这么高级的人物,”赵玉说道,“他的汽车上一定有行车记录仪吧?先拿来好好看看!”

    “行车记录仪?”李珍珠大为意外。

    “司机说,他当时开着车灯,给权佑东照亮,一直目送着他进入了别墅!”赵玉言道,“所以,如果车上有行车记录仪,那里面应该有他生前最后的影响!

    “我们可以以此来判定司机有没有说谎,以及观察案件走向。

    “这一点非常重要,我猜,具队长他们现在应该还没有想到这一层,所以,你快点儿让你的人把视频弄到手!

    “记住,拷贝一份就行,千万别让具队长发现,我们在跟他较劲,并且抢在了他的前头!”

    “哦……哦……好的……”

    李珍珠赶紧掏出手机,吩咐她手下的人去办这件事了。

    “那么……”办完了之后,李珍珠系上安全带,向赵玉问道,“那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赵玉看了看手表,冲她笑道:“这个时间刚刚好,那些高级餐馆、洗浴中心,还有歌厅舞厅全都开门了!

    “那我们就把当晚权佑东走过的路线,重演一遍吧!

    “司机不是说,权佑东找了好几个漂亮的姑娘吗?”赵玉坏坏地冲李珍珠扬起眉毛,“我也得来个一条龙服务,好好体验一下权佑东的感受。

    “嗯……你们国情科,可要给我报销费用啊!”

    “你……嗯……”李珍珠无语了半天,悻悻说道,“我怎么感觉,你的目的,好像并不是在查案呢?”

    ……

    此后的数小时之内,李珍珠和赵玉果然重走了权佑东死亡当晚的路线,询问了许多证人,还原了当晚的情景。

    当然,还原归还原,却并不像赵玉所说的那样,真的来个一条龙服务。

    关于那些姑娘,赵玉只是耐心地跟她们询问了一下权佑东的情况,以及一些例行询问而已。

    由于赵玉和李珍珠中午吃饭较晚,一直到晚上九点多询问完毕,他俩才随便找了一家西餐厅享用晚餐。

    尽管嘴上说笑,但赵玉还是蛮有绅士风度地结了账,毕竟,这些天来,一直是李珍珠在请他吃饭,自己再不掏钱实在不合适。

    再说,自己又不差钱。

    吃完晚餐,二人这才一起返回了警局办公室。

    “喏,”通过探员们的汇报,李珍珠将一份新的资料递给了赵玉,“我们调查了王焰和赵慈的账户,电话,以及他们所有的个人用户信息,都没有找到线索!

    “将他俩保护起来的人,一定非常专业……”

    赵玉接过资料,点头说道:“我之前发现这两个人有几个共同点,第一,他们没有家眷;第二,他们在商会里混得都不算太好;第三,他们胆子都很大!

    “这样的人,最适合用来当枪使,只要许以重金,他们很可能会出卖老大,替别人卖命!”

    “对,”李珍珠点头,“问过认识他们的人,虽然没有赌债,但是他俩也没有多少积蓄!对商会抱有怨气,也是有可能的。

    “还有,俩人都是乡下人……唉!”她叹一口气,说道,“我就怕,那个雇佣他们的人,已经安排他们跑路了!”

    “我也觉得,”赵玉附和,“从这两个人下手,已经很难有突破了!看来……我们还得另寻他法啊!”

    “可是,”李珍珠皱眉,“这个埋藏在幕后的指使者,貌似藏得更深吧?”

    嘀嘀……嘀嘀……

    刚说到这里,李珍珠的手机忽然响了,她接到了一条最新消息。

    “不会吧?”李珍珠惊讶地向赵玉说道,“权佑东汽车里的确有行车记录仪,但是……卡已经不见了!”

    “哦?”赵玉蓦地一怔。

    “这案子,真是太奇怪了!”李珍珠皱眉,“感觉有人总是抢先我们一步!”

    “不!”谁知,赵玉却眼露精光地说道,“卡不见了,反而说明行车记录仪里面一定大有问题!

    “欲盖弥彰……”赵玉看着自己的白板说道,“看着吧,凶手的小尾巴,已经露出来了……”l0ns3v3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一念永恒 我的1979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天网建筑师 穿越之嫡女谋官

    上一章提要:......

    下一章提要:......

    本章精要    “许美娜,为什么?”赵玉反问了一句,“为什么会这么想?”

        “权佑东进了家门被害,”李珍珠说道,“如果是权佑东自己提出要求,让司机离开的话,是不是,权佑东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你刚才一直在跟司机确定这件事,我便猜想,你会不会是在怀疑那个许美娜?

        “许美娜当然了解自己的家,也了解权佑东,迷晕那两只狗,毁坏视频,自然做起来毫不费力!”

        “你的意思是,许美娜联合了其他人,利用黑瞳案杀掉了丈夫权佑东?”赵玉问道,“黑瞳案便成情杀案了么?

        “可是,第一名被害人怎么回事?”

        “我们可以去查许美娜跟第一名被害人的关系!”李珍珠肯定地说道,“赵玉,你想没想过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李一燕是一个月之前遇害的,因为凶手使用了黑瞳案的手法,新闻里大肆渲染,已经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权佑东至少也应该知道吧?

        “你想想看,如果权佑东和李一燕有关系,那么李一燕一死,权佑东是不是应该有所警觉才对?

        “可是他呢?每天仍然花天酒地,根本没有任何预防,你说,这是不是说明,他俩根本没有关系?”

        “可是……”赵玉提出疑问,“日方专家已经确定了,两名死者的黑瞳,全都跟横滨案出自同一块石头,而且制作的年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