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超时空的提款机(三)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皇帝听言自然一愣。

    “我……”谷樱樱惶恐地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明明只不过一尺距离,却也只能看到个轮廓发虚的影子。这虚影上好像又比她方才看皇帝时多了层雾,白花花地挡在眼前,令她手足无措。

    “来人。”皇帝侧首。不远处的宫人上了前,他又道,“送她回住处,传太医去看看。”

    谷樱樱硬从慌乱中定下两分心神:“陛下!”

    沈临再度看过去,眼前的少女泪眼迷蒙:“臣女是因为……因为无意中看了时空洞才失明的,不知太医能不能看好。能、能不能……”谷樱樱难免越说越觉胆怯,顿声一咬牙,才又继续道,“能不能求陛下请时空部的各位大人来看看,方才臣女见到见到一位,他说……”

    话未说完,她手腕陡被捉住:“你见过时空部的人?”

    谷樱樱突然窒息,不敢贸然回话。

    “你不害怕?”皇帝的话中有两分明显的好奇和探究,打量她一番,又说,“还想主动请他们来看看?”

    “我……”谷樱樱不知该怎么回话为好。

    其实她当然怕啊,方才就是因为害怕才哭成那样。民间关于“未来人”的传言很多,其中坏的多于好的,大约没有几个人敢说完全不怕他们。

    但现在,对失明的恐惧占了上风。

    于是谷樱樱将心一横:“不怕。有陛下庇佑,他们自不敢害臣女的!”

    她这话其实是在说服自己安心,话音初落,却听皇帝嗤地一笑。

    沈临衔着笑,又认真看看眼前这个哭得妆容花成一片,却又“很有胆识”的姑娘,又向那宫人道:“收拾间配殿,让她去养着。”

    “陛下……?!”宦官的颤抖的声音听上去惊异极了。

    谷樱樱也脑中一声嗡鸣:“陛……”

    “朕还要去向太后问安,你随他们去吧。”愈发模糊的视线中,传来的声音沉稳而严肃。

    谷樱樱下意识地应了声“是”。

    他又问:“你叫什么名字?待他们把卡取出来,直接给你送去。”

    卡……?哦!银号的卡!

    谷樱樱忙报上了姓名。她看不见,只听旁边嗓音尖细的宦官道了句“记住了”,转而感觉攥在腕上的手松了开来。

    她便深福下去:“恭送陛下。”

    “嗯。”皇帝颔首,饶有兴味地又打量了她两眼,转身离开。

    谷樱樱,这名字挺童趣?

    沈临不禁一哂。

    圣意不可违,谷樱樱纵使摸不清皇帝是什么意思,也只好先随御前宫人去皇帝所住的延和殿。延和殿东西两侧的配殿各有五间,为她收拾出来的一间在西边,宫人们简单介绍过各样起居所用的物什在何处后,便扶她上榻休息。但谷樱樱躺在榻上看看四周,却茫然地全然不知他们介绍过的东西都在哪里。

    她已基本看不见了,屋中各处陈设在她眼中撞成了不同的色块,连轮廓都看不清楚。

    她禁不住地害怕自己会



(第1/3节)当前1045字/页

圣墟 元尊 飞剑问道 逍遥小书生 我的1979 牧神记 一念永恒 穿越之嫡女谋官 天网建筑师

    上一章提要:......

    下一章提要:...旁边的宦官递了个眼色,那宦官往后一退,训练有素地躬着身往外走,从外殿请了个人进来。 楚明看过去,此人约莫二十来岁,一袭藏蓝飞鱼服,按大熙朝的服制划分来说官阶应该并不高,但应也不是最低层的锦衣卫。 锦衣卫无声一抱拳,皇帝说:“这是宋成扬,他手下的百户所暂归先生调遣。” “暂归”两个字使楚明目光微微一凛,但他并未直接提出更多要求,向宋成扬拱了拱手:“宋百户。” “楚大人,久仰!”宋成扬字字铿锵,楚明欠欠身,复看向皇帝:“那我先带这位百户大人回部里熟悉一下事务。” “等等,还有些事。” 皇帝制止了他的告辞,拿起案头预先准备好的两页典籍,让宦官递给楚明:“这是太后的侄女,劳楚先生编个她不能嫁给朕的理由,广而告之。” 楚明看看典籍,轻松说:“花柳病行吗?” “……不行,人家还得好好做人。” 楚明啧嘴,信手卷起纸页在手中一拍:“行,那我想想。先告辞了。” 三天之后,从毓秀宫的一众贵女到延和殿的谷樱樱都被震惊。因为她们听说了两件事:一,时空洞里传来的第23678件样品失窃了;二,太后的侄女李云染牵涉其中,已经被时空部安全司押走调查了,什么时候放回来还不好说。 和毓秀宫众人不同的是,谷樱樱是听安全司司长楚明亲口说的这件事。 楚明跟她说:“如果其他人问起来,你就说你看见过李云染往昭阳公主那里去,手里拿着POS机,后来被我截下来了。” 谷樱樱心惊:“楚先生要我……作伪证?” “不是伪证。”楚明习惯性地双......

    本章精要    皇帝听言自然一愣。

        “我……”谷樱樱惶恐地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明明只不过一尺距离,却也只能看到个轮廓发虚的影子。这虚影上好像又比她方才看皇帝时多了层雾,白花花地挡在眼前,令她手足无措。

        “来人。”皇帝侧首。不远处的宫人上了前,他又道,“送她回住处,传太医去看看。”

        谷樱樱硬从慌乱中定下两分心神:“陛下!”

        沈临再度看过去,眼前的少女泪眼迷蒙:“臣女是因为……因为无意中看了时空洞才失明的,不知太医能不能看好。能、能不能……”谷樱樱难免越说越觉胆怯,顿声一咬牙,才又继续道,“能不能求陛下请时空部的各位大人来看看,方才臣女见到见到一位,他说……”

        话未说完,她手腕陡被捉住:“你见过时空部的人?”

        谷樱樱突然窒息,不敢贸然回话。

        “你不害怕?”皇帝的话中有两分明显的好奇和探究,打量她一番,又说,“还想主动请他们来看看?”

        “我……”谷樱樱不知该怎么回话为好。

        其实她当然怕啊,方才就是因为害怕才哭成那样。民间关于“未来人”的传言很多,其中坏的多于好的,大约没有几个人敢说完全不怕他们。

        但现在,对失明的恐惧占了上风。

        于是谷樱樱将心一横:“不怕。有陛下庇佑,他们自不敢害臣女的!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