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过崖(1 / 2)

此刻她见秦维山总是喜欢撩开帷幔朝外看,杏眸一眯,突然想通了什么,嘴角轻轻一勾,便直接将其撤了下来,然后兜头披在了自己身上。

凌厉的风雪骤然打在身上,刺激得秦维山微微一愣。

他转头迷蒙地看去,结果便看到了秦镜语身上层层裹缠着的帷幔。

他当即便有些不自在,来回挪了挪屁股,终是悄咪咪地张开了护身结界。

风雪再次被隔绝于外,他的情绪却有些起伏不定。

他知道秦镜语看出来了。

他在与她避嫌。

但这当真怪不得他。

试想一下,就在一张帷幔围城的密闭环境中,孤男寡女地只坐了他们两个人——老白进了铜车,山玴中途也跑到巽风银角兽背上吸收冰灵力去了。

哪怕他与她之间,还间隔了一段不短的距离,他还是觉得非常尴尬。

只因围住他俩的不是什么普通的结界,也不是一间屋子,一座石洞,而是一床床帷子啊。

床帷子!

他身为山璃的忠实追求者——尽管山璃还不知道——他是一定要时刻注意恪守男德,不能与异性单独待在某些色彩明显的空间里的。

哪怕这名异性是山璃的好友秦镜语,也不例外!

可话虽如此,秦镜语终归是不一样的。

她虽然比他年少得多,可处事却十分老成,为人也很靠谱。

且山璃对她的感情也不一般,他若是想要与山璃修成正果,中间少不了她的襄助。

或者说,她的不阻拦。

可他现在却是直接“得罪”了她。

这可如何是好?

秦维山越想越头大。

他觉得,感情的事情真得太难处理了,比修炼难多了。

他真的搞不定啊。

......

秦镜语虽是在闭目养神,神识却是悄悄覆盖到了数百里以内的一切。

如此,她自然也注意到了秦维山的情绪变化。

她是真没想到,这位与各色人等打交道多年的秦掌柜,竟还有这样的一面,不禁有些另眼相看。

精于世故而不世故,这种人,大多都是善良的。

她不欲对方再焦灼下去,便主动开口谈起了正事:

“右前方三百公里处,有两座相对而立的冰崖。两崖之间的距离尚可,以攀岩傀儡的延展力,再加上巽风银角兽的速度,相信我们马上就能将身后的跟屁虫们甩开了。”

秦维山闻听此言,繁杂的思绪骤然消退。

他的桃花眼快速眨了几下,当即接话道:“这法子不错。只是后面的异兽咬得太紧,我们若想一举而成,恐怕还需做些谋划。”

“呵,这个好办。”

秦镜语又想到了银月的唾液。

她打开灵兽袋,将它拎了出来。

银月在记忆被篡改后,便陷入了昏睡之中。

此刻它被她捏着后脖颈提溜出来,也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